第八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最豪贅婿 > 第449章 別怪沒提醒你們
    周天帶著李若雪她們玩了一會后,離開了水上樂園,開車往家中駛去。

    先把周福柱和周靈給送回了家,然后周天開車帶著李若雪回家。

    “你下午還真要去赴約呀?”

    李若雪有點擔心,問周天道。

    周天聽了淡淡一笑,“當然了,答應那個姓史的了。”

    “你還是小心點好,我總感覺那個史克朗挺陰險的,這個人笑里藏刀,年紀輕輕但有一定的城府。”

    李若雪勸周天道。

    周天哪能不識人啊?他也看出來了,史克朗這小子,確實心機挺重的,而且挺有城府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周天才想會會這個人,要不然的話,這小子要是真的到水上樂園去搗亂,也是夠煩人的。

    “沒事的,我們先回家。”

    周天微微一笑,開車帶著李若雪回到了家中。

    夫妻二人吃過了午飯后,李若雪做著家務,周天則是躺在沙發上,看了會網絡。

    每當閑暇的時候,周天都會利用碎片時間看會,因為他知道會使人越來越帥,也越來越睿智。

    到了下午一點多鐘,果然接到了一個外地的號碼。

    歸屬地是龍城,周天知道,一定是那個史克朗打來的了。

    電話接通,那頭傳來了史克朗的聲音,“周天先生,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吧?”

    “不用廢話,直接告訴我在哪里就可以。”

    周天道。

    “呵呵,還是周先生夠爽快呀。我在沁雨酒樓,過來找我吧,咱們交個朋友。”

    史克朗陰測測的說道。

    “一會就到。”

    周天說罷,掛斷了電話。

    史克朗剛才話語之中滿是挑釁,周天現在還真想好好教這貨做人了。

    雖然明知道是鴻門宴,但周天卻一個人都沒帶,畢竟對于他來說,這史家兄弟沒什么大不了的。

    開上老款奧迪,周天直奔沁雨酒樓。

    酒樓的名字挺清雅的,環境也是如此,裝修的風格是江南水鄉主題,讓人感覺置身其中挺輕松的。

    進去后打聽了一下,有服務員引領著周天,進了一個豪華包廂。

    周天進去后看了看,史克朗和史克明兄弟倆居中坐著,在史克明的身邊,坐著的是那個任菲菲。

    史克朗的兩個跟班,此時正一臉陰森的站在史克朗身后,冷酷的目光盯著周天。

    周天看得出來,這倆跟班倒是狠角色,應該有兩下子。

    “喲哈,還真敢來呀!”

    史克明一看周天來了,這小子樂了,因為他一直不相信周天敢來赴約。

    那個任菲菲也是樂夠嗆,周天不僅是來了,還是孤身一人前來的,這簡直找虐一樣啊。

    “咯咯,周先生果然不愧是個大老板呀,有魄力,小妹我佩服呀。”

    任菲菲陰陽怪氣的來了一句,那囂張的小模樣還挺氣人的。

    史克朗沒有玩嘴皮子,他這時抱著雙臂,撇著嘴盯著周天,一臉的陰沉氣息。

    和在水上樂園時的他相比,簡直判若兩人。

    周天看出來了,這史克朗挺兩面三光的,在水上樂園時笑容滿面,而在這里,這小子是終于露出本來面目了。

    “周天先生,請坐吧。”

    史克朗冷冷的對周天說道。

    周天也沒客氣,拉了把椅子坐了下來。

    看了看桌上,已經擺了不少山珍海味,還有幾瓶紅酒。

    “有什么話直說就好,我挺忙,呆不了多大一會。”

    周天很平淡的說道。

    “小子,離開你的地盤,你還這么狂啊!”

    史克明一拍桌子站了起來,瞪著一雙三角眼對周天喝道。

    “你最好不要和我叫喚,如果你們現在規規矩矩的離開北川市,一切都還來得及。如果你們非要搞事情的話,別怪我沒好心提醒。”

    周天穩穩當當的坐在那里,說話時更是心平氣和。

    可史克明哪聽得下去啊?在水上樂園時被周天扇了幾十個耳光,這對于他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媽的!打完了我,你以為就這么完啦?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啊!”

    史克明擼了擼袖子,已經準備動手了。

    “就是!你也不出去打聽打聽,龍城史家是怎么回事!敢打克明,你是活到頭了!”

    任菲菲也一拍桌子站起來了,這妞也是夠囂張的。

    史克朗沉著臉,坐在那沒說什么,不過卻已經默許了史克明和任菲菲。

    周天聽了微微一笑,對史克明和任菲菲說道:“好吧,既然你們不想完,那想怎么樣呢?”

    “怎么樣?你給我豎起耳朵聽好了,馬上跪在我的腳下,讓我抽你二百個耳光,然后你再把老子的鞋子舔干凈!這件事就算了!”

    史克明惡狠狠的對周天道。

    “不能就這么算了!還得讓他到大街上跪幾個小時去,見到人就得喊一聲史克明是他爺爺,任菲菲是他奶奶!”

    任菲菲雙手叉腰,大聲嚷到。

    周天真是極度無語,他看了看任菲菲,真沒想到這個小娘們夠過分的啊,這種餿點子都想的出來?

    “你們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周天說著,站起身來。

    “媽的,你給我跪下!”

    一直沒怎么吭聲的史克朗吼了起來,站起身指著周天。

    那兩個跟班立馬到了周天的身后,就要往周天的膝蓋彎踹,想讓周天跪在地上。

    砰砰!

    周天連頭都沒回,接連迅速的兩記后踢,正中這倆跟班的小腹!

    “嗷啊!”

    兩個跟班措手不及,他們哪想到周天這么犀利啊?被踢得捂著肚子坐地上了。

    想起身,卻起不來了,感覺腸子都快斷了似的,劇痛難忍。

    這……

    一直牛比閃閃的史克朗愣住了,他沒想到周天居然這么厲害!

    那兩個跟班,可是跟隨他好幾年了,身手很強悍的啊,居然片刻間就被周天給放倒了!

    “哼哼,難怪敢孤身一個人來這呢,原來有兩下子啊!”

    史克朗冷冷的哼道,然后抄起了一只紅酒瓶子,走到了周天的面前。

    史克明一看他哥要親自動手了,他也順手抄起一瓶酒,隨著他哥來到周天近前。

    “我特么的砸死你!”

    史克明罵罵咧咧的,來了個突然襲擊,對著周天的腦袋就砸!
秒速时时彩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