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特種歲月 > 正文 第653章 舊傷
    和莊嚴一起拼命的兩百米,是八連四班長最痛苦的兩百米。

    短短兩百米的距離,他超越莊嚴三次。

    莊嚴超了他三次。

    四班長感覺莊嚴如同跟在身后的幽靈,無時不刻不在壓迫著自己的神經,讓他有種要發瘋的沖動。

    他起初輕視的新兵蛋子,現在讓他徹底亂了分寸。

    咕咚——

    當四班長打算第四次超越莊嚴的時候,突然眼前一黑,人一頭栽倒在地上。

    侉子上的幾個兵立即跳下車,拿著野戰步話機開始呼叫救護車。

    莊嚴也快累垮了。

    他不得不放慢了腳步。

    剛才的比拼,其實已經將他自己也繃到了極致。

    其實和老兵這么硬剛,實在不是什么好主意,從戰術上是錯誤的。

    可是一切都攔不住骨子里的那股兒倔勁。

    一旦發作,天王老子都沒情面可講。

    看著救護車呼嘯而來,幾個兵將四班長架上彈夾,又是檢查又是輸液,然后七手八腳抬上救護車,又呼嘯而去。

    今天的這條環營區的土路上,莊嚴已經不知道看到幾次救護車擦肩而過。

    在整個選拔過程中,一開始只是少部分的淘汰人員,但是在這一公里上,卻大批大批出現淘汰和退出的隊員。

    無他,體力已經熬干了。

    實在撐不住,也就只能放棄,要么就是暈倒。

    特種部隊的選訓,永遠是那么殘酷。

    前面忽然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正蹲在路邊,圓木放在一旁。

    徐興國?

    莊嚴一眼就認出了老徐。

    “老徐……”

    莊嚴大口大口地喘著氣,靠近了徐興國。

    其實說到體能,徐興國的確比莊嚴更勝一籌。

    莊嚴是在略帶技術性的科目上比徐興國牛,而說到體能和爆發力,徐興國這個障礙尖子的基礎要比莊嚴更扎實。

    莊嚴到了徐興國身旁,左右看看,周圍沒人。

    再看看徐興國,忽然嚇了一跳!

    徐興國的臉蒼白蒼白的,十分難看,人蹲在地上,表情十分痛苦。

    “你……你怎么了……”

    莊嚴上氣不接下氣地問。

    豆大的汗珠從徐興國的額頭上滾落。

    他的嘴唇上,居然血紅一片。

    “我艸!你他娘的吐血了!”

    莊嚴嚇呆了。

    吐血,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這可是要死人的!

    “別特么亂喊!”徐興國趕緊扭頭看看后面,生怕有監考的參謀之類的人員經過。

    “你嘴上有血!”莊嚴說。

    徐興國說:“我自己咬的……”

    “你怎么了?”

    莊嚴趕緊用目光上上下下仔細大量徐興國。

    突然,他發現徐興國的右手在抖。

    沒錯,手在一陣陣地,好像不受控制地抖。

    “我剛才摔了一下,沒事……”徐興國似乎有難言之隱,并不想正面回答莊嚴的問題。

    “狗屁!你當我是瞎子?”莊嚴覺得徐興國的謊話爛透了,這家伙本身也不擅長撒謊,至少沒自己在行。

    “摔跤你腿上沒傷,手抖個屁啊!?”

    徐興國固執道:“趕緊滾到你的,別在這里耽誤我,我只是歇歇,馬上好。”

    莊嚴看看手表,忍不住說:“我幫你背槍。”

    槍,是莊嚴唯一可幫徐興國背的。

    要背那根圓木,他自問背不動了。

    徐興國沒動。

    莊嚴怒了,突然就爆發了,劈頭蓋臉地一頓臭罵:“徐典型你特么真是茅坑里的石頭又臭又硬,這都什么時候了,再不跑,你會被淘汰的,傻x!”

    “淘汰”二字傳進耳朵里,徐興國猛地一震。

    “行,你幫我起起肩,我肩膀上的傷發作了,剛才圓木掉了,我扛不起來了……”

    莊嚴這才明白,徐興國蹲在這里并不是摔了。

    他是舊傷發作。

    看來他肩膀上的傷真的不輕,至少現在他連將圓木重新扛回肩膀上都做不到。

    莊嚴二話不說,時間就是關健。

    他抱起徐興國的圓木,將它豎起來,扶住。

    “來!”

    徐興國蹲下,將左肩挨住圓木,莊嚴抱著圓木往上一搬,搬到了他的肩膀上。

    站起來的時候,莊嚴看到徐興國的表情仍舊很痛苦。

    “你小子行不行啊?”

    莊嚴有些擔心。

    “如果傷得嚴重,就退出算了。”

    “不!”徐興國的反應忽然變得出奇地大,幾乎是暴喝起來:“我絕對不會退出!”

    說完,扛著圓木朝前慢慢地跑。

    莊嚴被他一句話吼得有些愣。

    愣了一會兒,忽然也明白了。

    這次選拔,對于徐興國來說又是一次絕佳的改變命運的機會。

    只要選上,去了總部預備隊,再經過篩選,很有可能會出國。

    也許,徐興國就是沖著那一個士兵名額去的。

    他也許志在必得,所以字典里不存在“放棄”這兩個字。

    像徐興國這種士兵,他入伍絕對不僅僅是實現什么人生價值,也不是什么圓軍旅夢,對他來講,軍隊就是一個跳出自己原先生存環境的跳板。

    這并不高尚,但也絕不卑劣。

    莊嚴扛起自己的圓木,追上徐興國,倆人肩并肩,一路前行。

    回到營區,到達終點,莊嚴扔下圓木,參謀上來還是老一套:“能不能撐住?”

    “可以……可以……”

    “可以的就不要停,200米特種障礙場,跑!”

    參謀趕羊一樣,手里拿著秒表,一路將人往障礙場上趕。

    莊嚴已經麻木了。

    反正現在要自己干嘛就干嘛,也懶得多說一句。

    說話,也是要耗費力氣的。

    不過,他忽然發現人變少了。

    自己這一批有五十人,現在看起來只剩下不到十個,也許后面還有沒趕到的。

    先到達的已經在障礙場上開始跑動。

    經過第四輪的淘汰,莊嚴感覺現在剩下的兵不到之前的一半。

    “加油!”

    站在路邊的張圯怡沖著莊嚴揮手,這家伙手里拿著牛奶和面包。

    莊嚴一邊朝障礙場跑,一邊看著張圯怡。

    張圯怡大聲喊:“跑!堅持下去!咱們隊就剩下你們四個人了……”

    四個人?

    莊嚴大吃一驚。

    他一直沒留意自己的隊友還剩多少。

    沒想到,只剩下四個……

    ——————————————————————————

    第四更!

    今天又還了一更。

    那些放高利的……

    哼哼!

    七官絕不認輸!

    頂點
秒速时时彩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