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清妾 > 重回四爺府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以往本宮見你,你可不似現在這般拘束,你這是和本宮疏遠了啊!”瞧著下面太過拘束的爾芙,佟佳貴妃稍顯失落,頗為感慨的低語道。

    “娘娘容稟,這宮里規矩森嚴,妾身不敢太過輕佻。”爾芙規規矩矩地答道。

    佟佳貴妃輕笑兩聲,卻并未答話。

    爾芙見狀,賊頭賊腦地瞧著周圍伺候著的一眾宮婢,接茬道:“娘娘,您瞧瞧您這身邊左右是多少人,要是妾身表現得太輕佻,這不但是丟了妾身這個親王福晉的臉,更怕旁人說妾身不懂規矩,您若實在是不喜歡妾身這般拘謹約束的樣兒,還不是您一句話的事兒么!”

    她倒并非是故意賣乖討好,實在是不愿意看到佟佳貴妃流露出失落之態。

    同為女人,佟佳貴妃明白她要求爾芙做的事太強人所難,爾芙也同樣明白佟佳貴妃并不如她表現得那般樂天安命,不過是無奈,不過是不得,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所以爾芙對佟佳貴妃不但有發自內心的尊敬,亦是同情的,亦是憐憫的。

    正是因為如此,當她看到佟佳貴妃郁郁不歡的樣子,便不自覺地流露出了這番小女兒的做派,不為旁的事兒,也不是存心討好,僅僅是想讓佟佳貴妃高興些。

    “好好好,要顧著你親王福晉的臉面!”佟佳貴妃見狀,笑著打趣道。

    說完,她就沖著這殿中伺候的諸多宮婢擺擺手,將這些似木頭人般地戳在柱子邊兒候差的宮婢都轟出去了,只留下若蘭一人在旁,待到殿門被關起的剎那,更是拎著袍擺就走到了爾芙身邊,拉著爾芙往偏殿走去。

    不同于正殿的莊重肅穆布置,偏殿的擺設,更顯清新雅致。

    當間是一張罩著明紫色繡金絲暗紋云錦墜流蘇桌布的鏤空雕花圓桌,上擺著冰裂紋的素色茶具,周圍是有同色同花紋軟墊的三足圓凳繡墩,臨墻位置是一截刷著朱紅色鑲琉璃同心花紋的大炕,上擺著軟墊、靠墊、軟枕等同色同花紋的裝飾,而臨窗位置上,則是一張和窗子齊平的紅褐色長幾案,擺著一對插有紅梅花枝的淡青釉冰裂紋雙耳花瓶和一個巴掌大的剔紅錦盒。

    佟佳貴妃拉著爾芙同坐在圓桌旁,又招呼若蘭將正殿擺著的點心和蜜餞都挪過來,笑呵呵地端著茶碗,柔聲道:“早晨就知道你要過來,我知道你愛吃零食,特地讓御膳房趕制送來的,你嘗嘗味道怎么樣!”

    “娘娘,早知道您這有好吃的等著妾身,妾身早就過來了!”爾芙也放松下來,樂滋滋地捻著一塊如意糕送到嘴邊兒,含笑答道。

    她還真是已經有些餓了,早起吃的那點東西,早就消化在從順貞門走到永和宮的路上了,在永和宮里,更是連口茶都沒混上,忙叨叨地來到景仁宮,聞著這些泛著甜味的精致點心,不說是口水直流,卻也是口中生津、饞蟲鬧海,這會兒她也不必端架子了,先填飽肚子是正事。

    佟佳貴妃亦是隨性,見爾芙吃得香甜,又讓若蘭去端了兩杯奶酥茶過來,和爾芙一塊吃起來了。

    一盤如意糕、一盤桂花糖糕、一盤馬蹄紅棗糕、一盤水晶碗糕……

    四樣點心,并一碗熱乎乎的油酥茶,爾芙吃得是肚兒圓,她擰著帕子擦擦嘴角兒,笑著提起了自個兒的來意,沒有外人在場,她也不需要和佟佳貴妃多繞彎子,想怎么說就怎么說,很是直接的說道:“您之前讓小太監給我傳話,我是真的有些不高興,不過想想您也為難,到底是同族晚輩求到您這兒了,甭管是沖著誰的面子,您總歸是要替她說說話,所以我也就理解了,只可惜這事兒到底如何,并不是我能做主的,還是要看四爺是個什么想法,畢竟當初佟佳氏借假孕小產構陷我的事兒,四爺是抓了現行,動了大怒的,現在四爺疏遠她,亦是一種懲罰,只有四爺自個兒接納她,不然就是我也就似勸勸罷了!”

    “這些本宮都是明白的,其實本宮給您傳過信,便也就后悔了,只是……

    這宮里宮外的,來往多有不便,想要將傳信的小太監攔回來的時候,那小太監都已經告假離宮了。”佟佳貴妃似是沒想到爾芙會如此直接,微微一怔,隨即笑著答道,她就是喜歡爾芙這副直爽不做作的樣子,不然她也不會將自個兒在外的產業都交給爾芙去打理,她家里又不是沒有其他親戚能幫忙了,所以爾芙直話直說,她還真不覺得不快,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對此,爾芙亦是明白的,笑著搖頭道:“其實就是您不傳信,我也會勸四爺的。

    恕我說句難聽的,這佟佳側福晉的姓氏和身份就是她的免罪牌。

    雖然她阿瑪摻和進科舉舞弊一案,卻也不過是被發配至邊陲,但是您也知道,其他犯官都是何下場,我敢說,不出五年時間,佟佳側福晉的父母兄弟必被召回。

    從這點就可以看出,只要佟佳氏不是犯了什么大逆不道的錯,不但是我拿她沒轍,連四爺都不能輕易的責罰她,現在四爺不過是疏遠她,這也是四爺能做出的最嚴厲的懲罰了,不然就算您不管,皇上也不會不管佟佳氏,所以我早前就已經準備勸說四爺,不過是還沒有找到機會,有您派人來傳信,我倒是找到了一個不錯的借口,還免得讓人覺得是我想要拉攏佟佳側福晉,引得四爺不高興。”說完,爾芙就無所謂地笑了。

    “雖然你這樣說,但是你我同為女子,我明白你的苦。”不過佟佳貴妃并沒有就此展露歡顏,反而眉頭緊蹙地拍著爾芙的肩膀,安慰道,“這愛新覺羅家的媳婦不好當,尤其是你這個四福晉,后院里的幾個側福晉不是秀出名門吧,便是番邦屬國的公主,哪個都不好管,現在還多個和老四是表兄妹的烏雅格格,但是你也不需要煩,你只要記得一點,你是嫡福晉,你是府里的女主人。

    因為不論側福晉的出身是如何尊貴,進了雍親王府的大門,就是雍親王府的人,真要有那種桀驁不馴、不尊規矩的人,你該打打,該罰罰,再不行就送到宗人府去管教,不必太在意她們的出身,依著規矩行事,讓那些妾室的家族想為她們出頭都沒有借口就是了。”說完,佟佳貴妃又輕輕拍了拍爾芙的肩膀,趴在爾芙的耳邊補充了一句,就是這一句話,愣是嚇出了爾芙一身冷汗。

    因為這句話是不論如何,不能讓烏雅格格有誕育子嗣的機會。

    爾芙聞言,心中大驚,她有些忐忑,不知道自個兒該不該追問是何原因讓佟佳貴妃突然說出這番話來。

    據史料記載,佟佳貴妃終生未育,佟佳皇后雖產下一女,卻早早夭折,難道是這其中有什么不為外人道的秘聞,比如近親結合多出畸形兒,會不會佟佳皇后所出的女兒有什么異樣……

    可是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皇上應該不會允許烏雅赫赫進府才對,可如果不是如此的話,佟佳貴妃為何勸自個兒不要給烏雅赫赫誕育子嗣的機會,總不可能是擔心德妃娘娘干涉繼承人人選的事兒吧,因為畢竟這宮里就沒有人不知道四爺對德妃娘娘的態度并不親近,所以德妃娘娘想要以額娘的身份干預四爺的選擇,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兒。

    就在爾芙還有些糾結不定的時候,佟佳貴妃給出了答案。

    “別怕,本宮就是給你提個醒而已。”佟佳貴妃哪里看不出爾芙臉色突變,笑著勸道,她抬手拂過自個兒平坦如女兒身的小腹,忍著尷尬,說出了一件連她近身宮婢都不知道的秘密,那就是她到如今都仍然是個未經人事的姑娘身。

    爾芙聽佟佳貴妃如此一說,還有何不明白呢!

    近親結合,隱性基因被激發出來,生出畸形兒的幾率大大提高。

    佟佳貴妃微微停頓,然后說出了一段隱藏了三十年的秘聞,這個秘密是僅有佟佳皇后和康熙帝、佟佳貴妃三人知曉的秘密,其余對此事有所了解的人都被康熙帝處置了。

    當年佟佳皇后,還不是皇后的時候,爆出有孕,康熙帝大喜。

    佟佳皇后不同于現在的佟佳貴妃,她不但是康熙帝的表妹,更曾經在康熙帝身染豆疾的時候,伴隨康熙帝左右,兩人的感情非同尋常,她從康熙十六年以貴妃之尊入宮,至康熙二十一年,好不容易有孕,讓康熙帝如何不欣喜若狂呢,不過很快就有煩惱找上門了。

    太醫指出佟佳皇后的脈象有些不妥,這種說詞一直持續到佟佳皇后誕下一個不算康健的小格格為止,雖然小格格不算康健硬朗,但是太醫診脈覺得細心調養,亦是能平安長大,只是康熙帝、還有當時還是貴妃的佟佳皇后,以及接生的穩婆和照養小格格的奶嬤嬤都知道,這僅僅是表象而已。

    因為小格格的尾椎骨位置,有一個小小的尾巴,軟軟的,肉肉的,很是古怪。

    在這個封建迷信滿天飛的年代,這無疑是妖異之象,即便是康熙帝亦不能做到冷靜自持,當時還是貴妃的佟佳皇后更是惶惶不安,最終小格格未能熬過滿月,便在閏六月的一個夜里,安安靜靜地過世了。

    近親結合,小格格不但體弱,身有異樣,其五臟六腑都有些異變。

    過后,康熙帝召數位太醫探究此事,翻看無數典籍發現,這種事不常見,卻也不少見,多發生在近親結合的人家里,不過典籍記載隱晦,康熙帝亦不能確定小格格的異常是因為他為帝不慈被天譴責,還是是血脈所致,但是打那以后,他卻再未和佟佳皇后行親密之事,僅在彤史里做假記錄,保持著佟佳皇后的尊榮。

    現在的佟佳貴妃入宮時,他更是百般推搪,但是到底拗不過母族堅持。

    當時佟佳皇后所出的小格格夭折,雖有胤禛這個養子在身邊作伴,不過佟佳氏一族還是堅持送小佟佳氏入宮,一來是希望佟佳皇后和佟佳貴妃兩姐妹相互扶持,更容易在宮里站穩腳跟,二來亦是希望宮里能有一個有著佟佳氏血脈的阿哥降世。

    可惜佟佳皇后產下身形有異的小格格這件事是皇上不愿意言明的秘辛,佟佳皇后和康熙帝沒有合理的理由推拒,小佟佳氏就這樣在不被期待中進宮了,進宮以后,數年未曾得到晉封,一直是享受著妃位份例的庶妃,且從未侍寢,小佟佳氏一直以為是姐姐不愿意她和康熙帝有所接近,屢次和親姐鬧內訌,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大佟佳氏撕開了多年前的傷疤,將這個秘密告訴了小佟佳氏,讓小佟佳氏熄了爭寵的心思,安安心心地做個空有尊榮的擺設妃子。

    而如今佟佳貴妃將此事和爾芙說起,其目的就是不想有人借機攻訐胤禛的德行。

    胤禛是佟佳皇后的養子,雖然其母子情分淡薄,僅僅數年,甚至未必真實,很可能有逢場作戲的成分,但是胤禛到底是佟佳皇后曾撫育過的,佟佳貴妃也喜歡爾芙這個性格,加之她知曉康熙帝有意傳位胤禛,自是愿意給爾芙提個醒了,也算是提前賣好吧,畢竟比起其他皇子,還是胤禛和佟佳氏一族的關系親近些,即便家里那些還看不清楚事實真相的族人未必贊同她的想法,深諳康熙帝性格的佟佳貴妃還是更看好胤禛些。

    “多謝娘娘提醒,妾身回去以后,定然會提醒四爺。”爾芙聽佟佳氏說完秘辛,有種早就預料到的失望感,不過還是很感謝佟佳氏的好心提醒,她很是鄭重地起身謝道。

    佟佳貴妃說了這么多話,心力憔悴,便也沒有多留爾芙,招呼若蘭送客了。

    站在景仁宮門外,爾芙還有一種分不清是夢是真的荒唐感覺,她從未想過佟佳貴妃會如此和自個兒掏心掏肺的說話,這種宮中秘聞,非至交親朋是不會說起的,雖然佟佳貴妃有故意賣好的想法,但是她還是很感激佟佳貴妃。

    妙書屋
秒速时时彩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