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寒天帝 > 第二十一卷人族領袖 第三章 最初的自己
    萬世化身。

    每一世的化身,在死去之后便會直接回歸江寒的真我,將這一生的感悟盡融于江寒沉睡的魂魄真靈中。

    因為轉世者,基本都不會踏上修行路,即使修行天賦也有限,所以壽元短則數年,長則數十年便會回歸。

    整整九十年之后,九成九的化身都已回歸。

    數千世的記憶和感悟,不斷洗禮著江寒的內心。

    .....

    “圣主,夢仙子她終究是逝去了,還望圣主以大局為重。”一位身穿青袍的男子跪伏在黑袍中年男子的背后,恭敬無比。

    “望圣主以大局為重。”其他三位臣子同樣跪伏在地。

    “大局為重?”黑袍中年男子喃喃自語:“我尋遍天下三萬里,覆滅武道上宗九十又六,方才練就延壽真丹,但這真丹,僅僅延長夢兒三年壽元。”

    黑袍中年男子猛然抬頭,怒喝道:“我恨,我恨天不公,為什么一定要將如此痛苦強加在夢兒身上?”

    “我恨!”黑袍中年男子散發出無比驚人的煞氣。

    跪伏在周圍的四大臣子一個個驚顫不敢動彈,他們在外界看來是位高權重的圣使,地位僅次于圣主。

    但只有他們內心才清楚,眼前的黑袍圣主是何等可怕,論修為論武學論才情,圣主早已獨步天下,古今無有敵手。

    “圣主,人死不能復生.....”青袍男子無奈道。

    “世人皆言,人死不能復生。”黑袍中年男子眼眸中有著恨意:“但我偏要逆天而行,中土尋不到,就去海外,尋傳說中的仙山圣島,尋到幽冥古界.....若依舊不行,我便要繼續修行直到武碎虛空.....一定會有方法。”

    “除非我死,否則,我絕不會放棄。”

    轟隆隆~

    整個天地都猛然顫抖起來,就仿佛無盡時空將要破碎。

    四大圣使驚恐不已。

    黑袍中年男子同樣一怔,隨即一股特殊的波動傳入他的腦海中,仿佛有無窮無盡的記憶灌注,他的眼神頓時變了。

    “夢兒....琴兒,一切真實又虛幻嗎?”黑袍中年男子喃喃自語:“這便是我內心的最終選擇嗎?這才是我的道心?”

    呼~

    只見他一步邁出便撕裂虛空而去,只有四大圣使怔在原地。

    .....

    浩瀚星空。

    一座小塔懸浮,內含諸多天地空間,

    最核心大殿中,江寒依舊盤膝而坐,此刻他已睜開了眼,眼前的一切未變,只有幾位靈使正震驚望著他。

    江寒的內心,此刻正進行著驚人的蛻變。

    轟隆隆~

    他的心靈中,仿佛誕生出了一股特殊的力量,令他的感應不斷延伸,從澤塔的核心大殿,逐漸延伸到澤塔的一方方空間,甚至延伸到了外界的星空中。

    心之所念,無邊無際。

    沒有使用法力,沒有使用神念,僅僅是內心誕生出的那一絲特殊力量,雖然微渺,卻又是那樣的強大,那樣的堅韌。

    這,便是意志之力。

    唯有強大到不可思議的意志,唯有真正圓滿的道心,才有誕生出這樣神奇的力量。

    道心意志,本虛無縹緲,和神魂之力是不同的,它只是一位修行者的內心抉擇,雖很重要,卻摸不透碰不到。

    道心意志如果夠強,即使天賦弱些,在一次次磨礪中依然能有大成就,道心意志如果太弱,即使掌控強大的法力,最終也會被法力反噬而死。

    江寒的修煉歲月雖短暫,可經受的生死磨礪,那無數痛苦折磨經歷,卻絲毫不亞于那些頂尖大能,他的意志也早就能媲美頂尖皇境。

    但他的道心距離絕對的圓滿,一直差少許,雖然只要再經受些歲月洗禮一樣能達到,但正常來說,怎么也要數十數百萬年。

    但這一次。

    經歷了雪琴之事的心靈打擊,又經歷萬念入紅塵的錘煉,那一世又一世的洗禮,尤其是其中的愛恨情仇交織,終于令他破開一切迷惘,完善自我道心。

    自此道心絕對圓滿,再難有外物能撼動他的內心,在意志道心上,他已不亞于任何修煉漫長歲月的準帝。

    “至死方休,這便是我的道心。”江寒站起了身,輕聲道。

    道心圓滿,是內心的一種至高境界。

    “冥主說的沒錯,我若不站在他那一方,遇到雪帝之時,恐怕就要一戰了,太古諸帝,終究要和人族進行一場對決,要么他們死,要么我們亡。”

    “師尊說的也沒錯,琴兒太弱小,不過是雪帝轉世千身中的一世,我想要尋回幾無可能。”

    “他們都沒有錯。”

    “但我就錯了嗎?琴兒就錯了嗎?”

    “沒有錯。”江寒眼神中有著攝人心魄的力量。

    “世間多少艱難事?豈能諸事順心?”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

    “這都是對的,因為這就是命運,可我偏不甘這命運,偏不服這命運,偏不相信師尊口中的‘幾不可能’。”

    江寒的內心如刀刃般鋒刃,散發出可怕鋒芒令幾位靈使都感到心顫。

    道心意志,無善惡之分。

    只是遵從自身選擇。

    你可以博愛四方,你可以布施天下,你可以霸道無敵,你可以殺戮無度,你可以瘋狂嗜血....天地運轉之下,生也好,死也好,創造也好,毀滅也罷,一切都是輪回。

    你所做,只需是你內心的堅守即可。

    心有所守,心意無敵。

    這里的無敵,不是指武力的敵人,而是指沒有敵人,不存在敵人。

    故大德高僧行善四方不在乎他人眼光,故嗜血魔頭談笑間覆滅萬千生靈,故有情人為執念要逆天而為.....

    只要道心意志如一,便是道心圓滿。

    “強大如師尊,都覺得我需放下,需放手,方可渡過情劫。”江寒眼神中的鋒芒漸散,只余下剛毅:“但我偏不,從琴兒從我身前離去時,我便已定下念頭,此生此世我都不會更改。”

    “若冥主阻,我便斬冥主,若諸帝阻,我便斬諸帝,若至強阻,我便斬至強,除非我身死,否則沒有能阻我。”

    “我要尋回的是琴兒,不是雪帝,關她雪帝何事?”

    “千身之法融匯千身?”

    “呵呵。”江寒似乎看到了無盡未來:“她若識趣,交出琴兒的那一絲真靈,若不識趣,我便斬碎她的真靈,再逆轉命運長河尋回屬于琴兒的那一部分。”

    “我便是我的選擇。”

    江寒心如神劍,心如刀芒。

    說來很簡單,但要做出這選擇,是無比艱難的,因為,這是道心的選擇,這是道心意志圓滿的基礎。

    只要不愿道心崩潰,便必須要去踐行。

    為何那么多大能會放下情劫?因為放下是最簡單的,放下,便是斬斷,是拋棄包袱,再不會被情劫所干擾,可一直向著修行更高峰前行。

    選擇堅持。

    那便是一種負擔,一種責任,是要以血和火來見證的,見證的路上。

    一切阻礙者,皆殺!

    若是心生畏懼,若是不去踐行道心,輕則道心潰散,重則法力反噬隕落。

    “但,這是我在沉睡中,道心自然的選擇。”江寒自語:“而且,若真就此放下琴兒,我還是那個橫行無忌的江寒嗎?”

    若是為了修行,便要斬斷欲望,斬斷情絲....斬斷一切執念,最終即使能達到巔峰。

    可站在巔峰上的。

    還是當初的自己嗎?
秒速时时彩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