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田園小針女 > 章節目錄 第八百四十五章 砍了胳膊
    “要證據嗎?簡單的很。”姜寶青很是淡定,“世子可記得卞小姐院子里那些藍色的小花?”

    茅子珩有些遲疑的點了點頭:“記得,又怎么了?”

    他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卞思妤,卻發現卞思妤的神色頓時變了。

    茅子珩心里咯噔一聲。

    姜寶青打量著卞思妤:“卞小姐看來已經明白無力回天了?”

    卞思妤咬著后槽牙:“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

    “好,那我就說個明白。”姜寶青干脆的一點頭,繼續道,“那藍色小花,我在蠱書上查到了,看著長得很像一種叫幽冥花的東西,其實是經過云滇那邊的巫族改良,花瓣有毒,服用多了可以使人虛弱不堪……卞小姐前一陣子就是用這個裝病的吧?”

    卞思妤咬了咬牙:“這又能說明什么?那花籽是我偶然所得,種著玩罷了!……至于能讓人虛弱,我承認我前段時間不想讓姨母把我給嫁出去,使了一些小花招,可這些姨母跟表哥早知道了,又怎么了?!”

    姜寶青微微一笑:“可如果,這些花,是滋養月月身體中蠱蟲的必要條件呢?”她指了指院子里有一處陽光能照射到的地方,“如果我沒猜錯,那里曾經種著這種藍色的花朵,在你們從泉州封地來到京城后,樊婆怕別人發現,就把那些藍色花朵都給鏟除了。那她使用哪里的藍花來滋養月月體內的蠱蟲呢?自然是你不辭辛苦從泉州帶來京城栽種的那些藍花了。你也別急著否認,只要種過那些藍色的花朵,這泥土里勢必會留下一些微弱的毒素,到時候查一查這泥土里是否還存有跟你院子里花圃附近相同的毒素,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卞思妤身體猛地一震,仿佛被人重重的打了一拳,

    她沒想到姜寶青連這個都查出來了。

    完了,全完了。

    茅子珩見卞思妤渾身僵在了那兒,無法辯解的模樣,難以置信的喊了一聲“妤兒”!

    他難以相信,向來溫柔善良的表妹,竟然會是毒害月月的罪魁禍首之一?!

    卞思妤猛地抬起頭,眼淚朦朧的看向茅子珩:“子珩哥哥,我沒有……”

    然后,趁著茅子珩神色恍惚的時候,卞思妤飛快的從懷里掏出了什么,抵在了茅子珩的胸口處!

    茅子珩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打擊似的,難以置信的看向卞思妤:“妤兒?”

    卞思妤不再去看茅子珩,她一邊拿著匕首挾持著茅子珩,一邊惡狠狠的看向姜寶青:“……去把我師父身上那些奇怪的銀針給拔了!不然我就一刀捅死茅子珩,咱們誰也別想活!”

    茅子珩這會兒猶如世界崩塌似的,一臉崩潰模樣,說不出話來。

    茅子珌這會兒顧不得質問卞思妤為什么會這么殘忍了。他護著謝氏,又心急如焚的盯著卞思妤:“……子珩向來疼愛你,沒有半點對不住你,你不要傷害他!”

    卞思妤冷笑一聲,語氣尖酸刻薄:“裝模作樣!我勸你這會兒別動!雖然我知道你巴不得茅子珩死了你好上位,但你這會兒若是動半分,那就是你害死了茅子珩!你跟謝氏都別想在郡王府好過!”

    茅子珌看著狀似癲狂的卞思妤,知道這會兒是萬萬不能激怒她的,他抿著唇,不發一言。

    卞思妤冷笑一聲,匕首尖往前遞了一分,捅破了茅子珩的衣衫,滲出點點鮮血,在玉白色的長袍上綻出了星星點點的血色小花:“……不信你就試試!”

    茅子珌神色大變,護著謝氏往后退了幾步。

    茅子珩仿佛感受不到疼痛似的,他難以置信的看向這個面若癲狂的卞思妤,跟他以往記憶中那個溫婉可愛又純真善良的小表妹,渾然無一處相似。

    茅子珩甚至有些懷疑,這是不是也有人用了他小表妹的人皮面具?

    卞思妤抬頭看了一眼茅子珩,見茅子珩臉上寫滿了難以置信的駭然,她又換了一副神色,這次是茅子珩習慣的往日里卞思妤那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子珩哥哥,這次委屈你了,你幫幫我……”如果忽略抵在心上的那把匕首,卞思妤這副神態與往日無異,甚至更加的楚楚可憐,“我師父很可憐的,你讓姜氏把我師父放了,送我們出京,到時候我就放了你……”

    茅子珩說不出話來。

    卞思妤抬頭看向姜寶青,這會兒她的臉色又是一換,有些兇狠道:“你還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去放了我師父?!”她眼中滿是恨意的盯著姜寶青,甚至有些后悔,她應該直接劫持姜寶青的,到時候在這個姜氏臉上畫上個一道兩道的,等她跟師父出了京,再把姜寶青砍斷手腳丟到乞丐堆里去……

    卞思妤正想著,突然胳膊一涼,她還沒反應過來,鉆心的痛便淹沒了她,她疼得尖叫一聲,難以忍受的往后倒退兩步。

    身邊的雅慧也在尖叫,一把扶住了疼得幾乎要暈厥過去的卞思妤:“血……小姐,你的胳膊……”

    拿著匕首的那條斷臂,靜靜的躺在地上。

    茅子珩被卞思妤斷臂處冒出來的血濺了一頭一臉,呆呆愣愣的,徹底失了神。

    帶著半邊面具的男人手上拎著的劍身上都是血,血順著劍身往下滴去。

    男人的另一只手揭了自己的面具去,冷冷道:“當著我的面威脅我的夫人,你是真的不怕死。”

    姜寶青有些無奈的按了按眉心。

    昨天冉玲玉把侯西園胳膊砍了。

    今天她男人把卞思妤胳膊砍了……

    是了,她男人可沒有什么憐香惜玉的念頭,剛見面時,是想直接弄死她的。

    姜寶青很鎮定。

    茅子珌在事情發生時下意識的反身將謝氏抱在了懷里,免得她見到這種場面過于害怕。

    卞思妤驚恐無比的捂著斷臂,臉上因為劇痛而扭曲成了猙獰的模樣,她動了動嘴唇,似是想說什么,但終究沒來得及說出口,就在失血過多加劇烈疼痛之下暈了過去。

    謝氏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只是聽著卞思妤跟她那個丫鬟雅慧的尖叫有些嚇人,她有些不安的抬頭問將自己摟在懷里的丈夫:“……發生什么事了?”

    ===

    第五更完畢!o

    z感覺身體被掏空……
秒速时时彩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