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獵戶出山 > 正文 第1032章 讀書還沒落下
    王旭說道:“當年陸晨龍出事之后,納蘭振邦辭去星輝董事長職務,被納蘭家排擠出了權力圈,我想正是因為那件事情”。

    “你就沒繼續查下去嗎”?田衡問道。

    “當然查了,但是繼續往下查阻力很大。不瞞田大少,當年我還去拜訪過田家,當時見我的正是你爸,他勸我不要繼續往下查。之后我還拜訪過呂家、吳家和韓家,得到的都是同樣的答案。我是個天生好奇心很強的人,并沒有放棄,但是接下來一段時間,我老是感覺有人跟蹤我,睡到半夜總覺得有人站在我的床邊,睜開眼又什么都看不見,我想是有人不想讓我查下去,也幸虧我沒有查下去,否則我的墳頭可能已經長草了”。

    陸山民望向田衡,似乎是在問他為什么田家勸王旭不要繼續查下去。

    田衡想了想說道:“沒有人想給自己找麻煩,越大的家族越是如此,我爺爺常說一個貴族的基本素質,就是克制住好奇心,不管那股勢力是誰,能干掉陸晨龍,必然不可小覷,四大家族即便不怕,也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王旭點了點頭,“我也是這么想的,所以之后我就沒有再查下去”。

    陸山民沉默了片刻,問道:“陸晨龍當年的影響力不小,除了你之外,難道就沒有人繼續追查”?

    王旭笑了笑,“山民兄弟猜得沒錯,當年還真有三個人找過我”。

    “誰”?陸山民眉頭微微皺了皺。

    “有個女人,長得很漂亮,一臉的悲傷。有個男人,神情平淡,但以我的眼光看,應該是個便衣警察。還有一個自稱從東海來的男人,渾身透著殺氣”。

    “他是不是姓海”?陸山民抬眼看著王旭。

    王旭點了點頭,“沒錯,東海海天集團的創始人,聽說后來也死了,跟陸晨龍一樣死于車禍”。“所以說這件事情查不得,至少是我這樣的人還沒資格查”。

    “知道那個警察是誰嗎”?

    王旭笑了笑,“山民兄弟的口氣,可不像是只想聽聽故事那么簡單”。

    “實不相瞞,我就是陸晨龍的兒子”。陸山民沒有再隱瞞。

    王旭并沒有驚訝,以他的消息靈通程度,結合納蘭家最近發生的事情,早猜到了陸山民身份,只是大家沒有說破,他也就裝作不知道而已。

    “山民兄弟快人快語,我也不打馬虎眼,二十多年過去了,那個警察是誰,是否還活著,我也不知道”。

    “海中天當年跟你說了些什么”?

    王旭淡淡道:“他找我是打聽消息的,并沒有告訴我他所知道的事情,不過我記得當時他氣息很不穩,像是受了內傷,應該是與人交過手”。

    陸山民準備張口再問的時候,王旭搶先說道:“山民兄弟,我勸你不要再查下去了”。

    陸山民看了看呂松濤,后者輕輕點了點頭,知道再問下去王旭也不會再說了。

    四人推杯換盞再喝了幾杯,呂松濤和王旭先駕車離開。

    田衡指了指自己的車,“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陸山民搖了搖頭,“不必了,我自己打車回去”。

    田衡點了點頭,“我不勸你,但還是那句話,自己小心”。說著朝停車場走去。

    “等等”!

    田衡回過頭,“有什么事嗎”?

    陸山民淡淡道:“四大家族明面上沒有查當年的事,但我不相信暗地里沒有查”。

    田衡笑了笑,“或許有,但二十多年過去了,時代都變了好幾個樣,除了你,還會有誰對一樁無頭公案咬著不放”。

    “但是他們還在,就在天京,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我就不相信你們一點不在乎”。

    田衡笑了笑,“你太小看天京的四大家族了,政商兩界,從上到下,你知道我們的關系網有多廣多深嗎,那股勢力招惹一個陸晨龍就已經被不少人盯上,除非找死才敢惹上我們”。

    陸山民眉頭微微皺了皺,“所以你們一點都不在乎他們是誰”?

    “鷹有鷹道,鼠有鼠道,你以為四大家族都閑得沒事干,什么事情都要管上一管,更何況這天京城里關系復雜瞬息萬變,中庸之道才是長盛不衰的王道”。

    說著頓了頓,“雖然你父親是我的偶像,我也把你當朋友。但,說句很傷感情的話,如果有一天你出了事,在我能力范圍內,不影響家族利益的情況下,我會替你報仇,否則我來也奇怪,自己的兒子一點不上心,對小籃子倒是情有獨鐘”。

    “走”。

    “去哪里”?

    “去納蘭子建家”。

    “你找小籃子干嘛”?

    “我找納蘭振邦”。

    ..........

    ..........

    “哈哈哈哈,大伯,想死我了”。納蘭子建迎出門外,一把摟住納蘭振邦。“到天京也不提前通知我一聲,我好去接你啊”。

    納蘭振邦推開納蘭子建,“你小子還是這么沒正行”。

    納蘭子建挽著納蘭正邦的手往屋里走,“整天在公司裝得一本正經,累得我不行,看見那幫點頭哈腰的人就無趣”。

    走進大廳,納蘭振邦看了眼站在一旁的高昌。

    高昌朝納蘭振邦點了點頭,對納蘭子建說道:“三公子,我先出去一下”。

    納蘭子建揮了揮手,把納蘭振邦讓到沙發上,親自倒上一杯茶,“大伯,我倆說說體己話”。

    納蘭振邦翻了翻桌上擺著的一本《道德經》,“還算不錯,讀書還沒落下”。
秒速时时彩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