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星辰之主 > 第十二卷青春 第五百四十八章 前置法 中
    “喂,你搞什么!”

    “對新人有點兒最基本的信任好不好?”

    兩位長官、前輩在那兒咒罵、絮叨。勾業始終不急不忙,咸竹也沒有真的跳起來拒絕。

    羅南自顧自地進入應有的狀態。

    雖然勾業說得不是太清晰,但同為維修人員,他能夠理解勾業的思路,其實也是咸竹的想法:

    別的器械都都沒閑著,如今不管怎么處置,也只能落到這邊已經故障的醫療機械人身上。

    所以羅南應聲之后就走過去,蹲在已經沒什么反應的急5+戰地治療機前面,指隙間流下細碎的“顆粒”,正是切分儀。

    這段時間已經足夠羅南養成隨身攜帶切分儀的習慣,也隨手就給地上的機器“切”了一下。

    “切分儀?”

    咸竹給吸引了注意力,都不顧得再和勾業斗嘴,呲牙咧嘴地在地上調了個角度,面頰貼著地面,扭過臉來看。

    “怎么樣?”勾業詢問。

    “現在用切分儀‘診斷’,而且還這么熟練的,年輕人里很少見啊。”

    “問你了嗎?”勾業斜他一記。

    如此做派,成功讓咸竹眼冒兇光,但后面也就呲下犬齒、喉嚨里呼嚕兩聲,最終還是忍不住提高了嗓門,直接去問羅南:

    “小子,切出什么結果了?”

    聽咸竹的說法,感覺和切脈似的。當然,天淵帝國這邊多半沒有“切脈”這一說,可意思恰好能對得上。

    羅南便據實以答:“掛載針刀模塊遭外力擊打,存在傳導故障,可維修;中樞芯片大約是受‘強控’的影響,已經燒毀,需要更換。”

    勾業嘖了一聲:“報應吧這是?你說你感染就感染吧,還搞‘強控’!急5+配的是‘派7’專用芯片,兩個儲存基數,眼下都已經都送到前線上去了,補充的還沒上來……”

    咸竹就冷笑:“當我傻嗎?急5+出廠的時候就吹噓,只要在璇晶陣列覆蓋范圍,云核心算力代償可以接近零延遲。只要感應和傳導

    系統沒徹底完蛋,燒你幾個破芯片,還真走不動路了?”

    勾業圓臉上笑容更濃:“恭喜,感染是感染了,腦子倒還好……結構圖有沒有?我是說構形圖。涉及到遠程功能,這個很重要。”

    后面這句指向了羅南,羅南也即刻回答:“有的。”

    但凡這部“土層巡游者”幾天來經手的設備,也許具體細節的機械結構還要翻一下資料,借助系統篩選一下方案,可抽離于這些設備實體之上的構形設計,每個都印刻在羅南記憶里,隨時調用,毫無滯礙。

    然而,羅南也不是沒有問題:“報告尉官,根據調出的治療數據,咸竹士官的機芯狀態,有2個指標已經超出了中度污染區的限定值,且與部分神經遞質傳導互動,不夠穩定。按照操典,已經符合戰時處置的標準,是不是……”

    “咝!”咸竹唇齒間倒抽涼氣,一方面是對羅南言語的反應,另一方面卻是情緒瞬間變化時,神經系統形成的非正常脈動影響。

    他一時間都說不出話。

    勾業倒是很淡定:“哦,要掛載神經手術模塊是吧。這個有庫存,馬上送到。你先熱熱身,試試引導云核心遠程控制、檢測,先搭個治療方案出來。”

    羅南服從勾業的命令,應了一聲,指間流下了更多切分儀顆粒。它們陸續切換成工作狀態,圍繞癱瘓在地的機器人打轉,沒有任何一個與之有實質性接觸。

    可是幾度盤旋調整之后,就似在空氣中編織出了數根無形絲繩,而治療機器人則變成了牽線的傀儡,歪扭搖晃著調整姿態,利用全地形履帶的微調,重新“站起來”。

    很快,這部有點兒類似迷你裝甲車的急5+戰地治療機,就開啟了自檢程序。其內部感應、傳導以及外掛的功能模塊,都在低細的震鳴聲里做細微調整。

    其隱藏在機腹內部的微型維修探頭也伸出來,纏繞在那條已經故障的掛載針刀機械臂上,進行校正。

    針刀機械臂左擺右移,初時還有些僵硬,但幾秒鐘后,動作便越來越流暢。

    咸竹就換回下巴拄地,感嘆道:“第十二裝備部原來也不都是大嘴巴……云核心代償挺快的嘛。”

    勾業沒有第一時間回應,而是直勾勾地盯著那邊,圓臉上的笑容都有些淡去了。直到急5+戰地治療機開始原地打轉,鎖定目標方向,才低聲開口:

    “問題是,這玩意兒向璇晶陣列申請的臨時代償權限,我還沒通過啊!”

    “那你快點兒……啊?”

    咸竹下巴動作過大,遭到地板反挫,差點兒咬到舌頭,他卻顧不得這些,緊追著問:“云核心沒加持,這特么是手動的?”

    勾業圓臉上笑容復現,且愈發加深:“違規操作……就差那一點點。”

    咸竹一時沒明白勾業的意思,但這不耽擱他觀察治療機器人貼地的“表演”。即便現在已經知道根底,可在他這‘老維修’眼里,也分辨不出,這臺機器人的動作,與智能程序驅動時,有什么差別——如果排除掉旁邊那些飛蟻的話。

    難不成我這是碰到了一個精密控制流的天賦者?

    然后咸竹就看到,完全由羅南手動控制的治療機器人,已經以他為目標,形成了鎖定,向他這邊靠過來。履帶碾過地面時連續“咯咯”的微響,經過地板、下巴和胸腔的傳導,穿透顱腦,擾動心臟……

    “停!”咸竹忍不住叫了起來。

    完全與他的聲音同步,治療機器人停止前進。羅南略有疑惑的視線也投過來,顯然不明白他的意思。

    “你就這么純手動操作?”

    咸竹話一出口,才醒悟自家心里面,竟然是有些犯怵,但無論如何也收不回來了。只能再用下巴去砸地板。

    羅南越發疑惑,扭頭去看勾業。

    這時候,只有勾業才明白,這兩位的思維壓根就沒在一個頻道上。但要讓他去解釋,也著實沒有意義,所以他干脆驅動“腳趾”,在地板上敲擊兩下:

    “申請通過了,準備……”

    話音未落,劇烈震動驟然而至。
秒速时时彩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