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寒門禍害 > 第六卷富貴榮華金嶺南 第1231章 木榆腦袋?
    客廳,茶香裊裊而起。

    林晧然跟嚴鴻分主賓而坐,二人默不作聲地用茶,而這茶選用的是上好的鐵觀音。

    嚴鴻面對著身居要職且前程無限的林晧然,心里難免涌起一些忐忑,只是他強裝鎮定地品著茶水。恍惚間,他已然不再是昔日那位猖狂的嚴大公子,而是一位很有涵養的士子。

    林晧然用茶蓋輕輕地撥動著滾燙的茶水,嘴角微微地上揚,卻是將嚴鴻的強裝鎮定看在眼里,不過心里亦是微微感到意外。

    不說嚴黨那邊反應這般迅速,原以為是嚴黨的核心官員親自找上門,但卻沒有想到竟然是嚴家大公子嚴鴻。他亦是發現這個嚴鴻顯得更加的成熟和穩重,這些時日被嚴嵩進行調教,已然是成長了不少。

    “府尹大人,恐怕你亦猜到本公子此次的來意了吧?”嚴鴻將茶盞輕輕地放下,終于忍不住率先打破沉默地詢問道。

    林晧然的養氣功夫自然不是嚴鴻這種公子哥所能比擬的,停下了撥茶的動作,抬起頭裝著糊涂地詢問道:“嚴公子,還請明示!”

    嚴鴻心知對方這是在明知故問,但還是按捺著性子道明來意道:“林府尹,我此次是代表嚴家而來,希望你能將藍道行的妻子交予我。”頓了頓,望著林晧然的眼睛認真地說道:“讓我將人帶到北鎮撫司走上一趟!”

    人人都有一個小算盤,嚴鴻自然亦是不例外。

    他打算將藍道行的妻兒帶到北鎮撫司給藍道行見上一面,藍道行便知道人已經落到他的手上,藍道行的嘴自然就會不攻自破。

    相對著陸繹的那種嚴刑逼宮,這種手段無疑更加高明和穩妥,且他們能夠牢牢地抓住主動權。

    林晧然抬眼望了嚴鴻一眼,又是用茶蓋子繼續輕潑著茶水,卻是輕輕地搖頭拒絕道:“人……不能交給你!”

    “這是為何?”嚴鴻的眉頭蹙起,當即進行質問道。

    林晧然將茶盞端到眼前,吹了吹浮在茶水上的茶梗,輕呷了一口芳香四溢的茶水,這才迎著嚴鴻的目光回答道:“她犯了誣告之罪,當下正關在牢里,本官又豈能置國法于不顧?”

    國法?

    這早已經被證實是一個笑話,如果這大明當真事事都以國法。不說多少貪官污吏要受到嚴懲,他們嚴家和徐階早已經倒臺了,遠不可能還有如此這般風光。

    嚴鴻雖然早知道林晧然這個人難纏,知道這個人還有一些厚顏無恥,但看著林晧然冠冕堂皇地搬出這一個差勁的借口,嘴角亦是忍不住輕輕地抽搐了兩下。

    不過他今天此行關乎嚴家的生死存亡,關乎他嚴家是否能否翻盤,亦是忍著破口大罵的沖動,耐著性子地繼續說道:“林府尹,若是藍道行肯指證于徐階,你認為徐階會如何?”

    林晧然將嚴鴻的反應看在眼里,卻忍不住對這位嚴大公子高看了一眼,捧著茶盞一本正經地回答道:“若是證實徐階指使藍道行陷害于嚴閣老,皇上和百官定然無法再容忍于他,徐閣老自然要卸任歸田,恐還要遭到朝廷的追責。”

    雖然朝堂從來不缺乏爭斗,但不管私底下是何種丑陋面孔,在明面上都得是一副謙謙君子模樣。如果證實徐階做了此等齷齪之事,那他便會被打上小人或偽君子的標簽,從而永不得翻身。

    卻不得不承認,嚴世蕃這個人性情過于孤傲,且算不上是一個合格的政客,但卻是有著他的小聰明,是一個耍陰謀詭計的好手。

    如果真抓到了徐階這個把柄,那徐階確實離死期不遠了。

    嚴鴻等到了想要的答案,當即顯得自信滿滿地望著林晧然微笑道:“林府尹,難道這不正是你所希望的結果嗎?”

    縱觀整個朝堂的形勢,若論到誰最希望徐階倒臺,恐怕就是眼前這位林府尹。在徐階上臺之后,各方勢力都得到了增強,偏偏吳山這邊卻受到了打壓。

    “何以見得?”林晧然慢悠悠地輕潑著茶水,微笑著詢問道。

    這……

    嚴鴻的自信當即被擊潰,眼睛很是復雜地望著胸有丘壑的林晧然。明明他已經洞察了對方的心思,明明林晧然渴望徐階倒臺,但這人卻偏偏心安理得地裝傻裝楞。

    到了這一刻,他終于明白爺爺為何說林晧然比他爹嚴世蕃要厲害,是一個極度聰明和難纏的政客,更是一度將他跟徐階相提并論。

    他所謂的厲害招數,所謂的“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卻通通都沒有絲毫的效果,林晧然一直都在這里水澆不進油潑不進。

    嚴鴻顯得不甘心,又是正色地分析道:“徐階上臺之后,你岳父是他最大的威脅者,待他們收拾完我嚴府,下一個必然就是你們!”

    “嚴公子,這都是你的無端猜測!”林晧然輕輕地吹了一口浮在上面的茶梗,輕呷了一口茶水,顯得毫不擔心地搖頭道。

    嚴鴻看著木榆腦袋般的林晧然,但林晧然怎么可能是木榆腦袋,突然間意識到他想要用言語說服林晧然是不可能之事了。

    雖然林晧然希望徐階倒臺不假,但林晧然顯然更明白他嚴府這邊的心急如焚。林晧然正是抓到了這一點,卻是不見兔子不撒鷹,既希望他嚴府將徐階扳倒,同時又想要從他嚴府這里趁機索要好處。

    嚴鴻端起微涼的茶水喝了一小口,抬頭望著林晧然認真地說道:“在我這前,我爹已經說了!若是你能幫我們這一次,他跟你的恩怨可以往不究!”

    林晧然笑了笑,將茶盞放到桌面上。

    這種話確實只有性情狂傲的嚴世蕃才說得出,但不得不承認,嚴世蕃在這個時候許諾這種話,可信度才顯得更高。

    若是他這一次對嚴府伸出了援手,嚴世蕃恐怕確實不會再跟他清算昔日的賬了。

    嚴鴻看著林晧然仍然一副有持無恐的模樣,且他剛剛開出的條件確實不算是什么好處,當即舉起手起誓道:“我嚴鴻以嚴府的名義起誓,若是林府尹此次能夠對我嚴家伸出援手,救我嚴家于水火,他日必有厚報,否則必遭天譴!”

    管家林金元就站在客廳外,聽著嚴鴻立下這等誓言,亦是忍不住回過頭瞧了一眼。

    林晧然思索片刻,突然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卻是淡淡地說道:“你跟我來吧!”

    嚴鴻不明所以,但還是輕輕地點了點頭,跟著林晧然一起往外面走去。看著林晧然上了一抬轎子,他亦是乘坐馬車跟在后面。

    林晧然卻沒有帶他前往順天府衙,而是來到了一處宅子之中。
秒速时时彩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