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貼身戰兵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士為悅己者死
    那個朝著陳沖報告的男子話才剛說完,然后就被一塊石頭砸暈了。

    “我去,這得多大的勁兒?”

    要知道,他們雖然只是躲在爛尾樓的第二層位置,但從地下一樓朝著這邊扔石頭,還要將人砸暈,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劉星,別讓他們開槍啊。不然的話我可能真的會大開殺戒的!”這時樓下傳來秦風的聲音。

    聽到這聲音,劉星愣了一下。

    因為他沒想過秦風會過來這邊,而且剛才的石頭很明顯是秦風砸上來的。劉星知道,秦風肯定明白他這邊沒危險,不然的話就不是用石頭而是換成槍械了。

    雖說京城這邊沒辦法帶槍支進來,但秦風不是普通人,上可是常備槍支的。

    爛尾樓暗處沖出一隊人馬,只是這時陳沖揮手,“回去吧,你們如果開槍的話都得死。”

    沖出來的那一堆人馬聞言愣了一下,不過隨后還是聽從命令再次隱藏在黑暗中。

    這些人只是陳沖的一部分力量而已。算是一支小傭兵團隊伍。

    不過在京城這地方,他陳沖安全得很,所以也不需要什么樣的陣容來保護自己。

    況且,他陳沖本也是一個高手!

    十多秒后,秦風嬉皮笑臉地走了上來。

    “喲,這么多人啊!”雖然秦風嘴上這么說,但完全不虛這些荷槍實彈的成員。因為他知道這些人不可能對他開槍,當然,就算開槍,死的人也未必會是秦風。

    “我說劉星啊,你怎么跑這地方來了?”秦風無視掉其他人,看著劉星問道。

    “我看見了這個風衣男,所以想要感謝他,就跟著過來了。畢竟上一次的消息可是他傳來的。”劉星解釋道,可是說到一半,才想起自己可是因為生氣不想理會秦風才瞎逛的,所以頓時就閉嘴不再說話。

    “哦?這樣么?謝謝你啊兄弟!”秦風笑道。

    “呵呵,坐!”

    陳沖很淡然,招呼秦風坐到沙發上去。后者也不客氣,就這樣坐在劉星的左手邊。

    “秦風先生能夠跟蹤到這邊來,看來你的實力和你表現出來的有很大出入啊。事實上你也不用隱藏的啊。既然張強知道你是傭兵界的死神,我們四大公子自然也知道這個消息。”

    “呵呵,四大公子?”

    “嗯,我叫陳沖。”陳沖雖然自我介紹了,但并沒有要站起來和秦風握手的意思。

    秦風也不在意,直接開門見山道,“所以京城這個地方你們陳家的報系統最強?還是說,當時改革者成員進入京城的時候你們也有參與進來?”

    聞言陳沖瞇著眼,“你懷疑我?”

    “呵呵,有什么懷疑不懷疑的,現在大首長和張家的人都打起來了。張家家主都有問題,那么四大公子有點

    私心什么的又有什么奇怪的?”秦風不依不饒道。

    “呵呵,秦風啊,是不是你覺得除了楚梟之外,華國就沒人是你對手了?”陳沖站了起來,居高臨下地俯視秦風。

    后者也覺得好像,這些所謂的什么公子就是太過看重面子,很多時候一些話不喜歡聽,甚至聽到了就會發火。

    這種事秦風在魔都公子譚澤濤上就體會過。

    所以說,其實只要是公子哥,都是這個鬼樣子是嗎?

    “虧得我之前還以為你是好人。唉!”秦風忍不住嘆氣。

    而這時,站在陳沖邊的兩位小弟便說道,“你是不想離開這里了嗎?”

    “喲,你倒是敢對我出手么?我上可是有大首長的通訊器的。一旦我在這里出事,大首長絕對知道是你們所為。然后無論你們時候有反叛之心,最后都會被當成是張家那邊的人對待。還是你們早就和張家聯合了?”

    “你血口噴人!”兩位小弟比陳沖更加激動,畢竟這時候,他們就需要護著自家主子,不能讓對面的秦風繼續口嗨下去。

    因為他們發現,在嘴炮方面他們根本不是秦風對手。

    “慢!”

    就在這兩人準備爆發之際,陳沖居然能夠壓下怒火,同時阻止他們動手。

    秦風這時才點點頭,“不錯,京城四公子就不應該如同譚澤濤那樣的蠢貨。那家伙在控制緒方面簡直糟糕透了。”

    “呵呵,被你這么稱贊我完全沒有感覺到任何的喜悅。甚至還有點想打你。”陳沖笑著回應。

    “行了,來談正事。合作吧!”秦風語出驚人。

    他這話一出,在場的人全是一愣,因為他們沒想到話題居然可以跳躍得這么快。之前他們不是剛準備開打嗎?還是由秦風說話出來的挑釁,現在居然忽然間說合作?

    怎么合作啊?他們啥關系?不是敵對的么?

    陳沖都被秦風這一驚一乍地弄得有些不知該說什么好。不過由于他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所以冷笑道,“你想怎么合作?”

    “呵呵,你能代表陳家還是你自己?”秦風覺得自己有必要問清楚。

    “當然只是我自己而已。陳家做主的那位可是家主大人。五大家族中全都是家主說了算,你認為我們四大公子就有能耐和家主叫板嗎?”陳沖冷笑。

    這貨自從忍了下來沒和秦風動手之后就一直在冷笑。

    秦風就覺得這貨肯定是想要找機會要嘲諷回來的。不過這都不重要啊,多一個盟友肯定更好。畢竟秦風的上一任盟友岑文如今還生死不知呢。

    其實他是很擔心,但無論換成是誰,都沒辦法殺入蜘蛛總部將人救走吧?如果他真的有這種能力的話早就將蜘蛛滅掉了,哪里還會有之后這么多事。

    “呵呵,你憑什么跟我合作。就論牌面,你那邊能打的就只有三個人。最重要的是,鐘發還沒有跟過來,你憑啥跟我合作。”陳沖話語中那叫一個自信滿滿的。

    秦風聽著也有些無奈,可偏偏他卻沒有辦法反駁,因為對方說的話是事實啊!他這邊就是缺人。

    “我如果不是人不夠的話,哪里需要跟你合作呢?”事實上,秦風更郁悶的是,自己這邊確實實力不咋地。

    “呵呵,那就不用談了啊。再見!”陳沖下達逐客令,明顯不想和秦風有過多的交談。這一點秦風其實也明白,所以無奈地聳肩,然后看著劉星道,“你走不走?”

    劉星當然不會留下來啊。畢竟從剛才的對話他就看出陳沖是一個什么樣的人。雖說跟著此人也不見得會不好。

    但相比之下,秦風這邊沒人,所以很多事需要仰仗他劉星來完成。這樣一來的話,劉星在秦風這邊的重要程度其實不言而喻。

    也正因為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價值所在,所以劉星才跟著秦風走人了。

    等兩人下樓之后,陳沖邊的兩個小兄弟便問道,“沖少,其實沒必要讓他們走啊。我覺得吧,雖說我們不能在這里殺死秦風,但卻能夠用武力讓他屈服。他之前不是特戰隊的副部長么?雖然是一個垃圾騰龍的副部長,但至少也代表那個戰隊的最高戰力啊!”

    “呵呵,他這樣的人根本不可能對任何人服軟,想要收服這樣的人比登天還難。所以在我看來完全沒必要。那個劉星還好,算的上是一大戰斗力,但也不是非要不可。算了,就這樣吧,大家散了吧。”

    陳沖的心自然不好,畢竟在出手之前,他可是感覺十拿九穩的,誰知道劉星不單不同意,后來由于秦風的突然出現,想必也會改變秦風在劉星心里的看法吧。

    至少劉星短時間之內都不可能輕易離開。這就是士為悅己者死的一種縮影。

    兩人離開之后,秦風忍不住嘆氣。

    “唉,難得有一個合作的盟友出現,卻因為格不合要分開。”秦風無奈搖頭。

    劉星聞言忍不住吐槽,“你怎么說的好像侶分手一樣。能不能別再虐狗了?話說你邊怎么這么多美女?我總感覺在你這里吃了太多的狗糧了。”

    “習慣就好!”秦風笑了笑。

    看到秦風這副模樣,劉星還是氣啊,偏偏他又沒辦法離開了。畢竟他其實也屬于背叛了蜘蛛那一類人。如果真要計算起來的話,蜘蛛那邊肅清者或許會找他麻煩。

    當然,他也知道如今蜘蛛內亂,一堆事讓他們也脫不開手。所以這時他也算是擁有一段比較安心的時光。

    可是他也明白,如果不把實力提升上去,等再次面對蜘蛛成員的時候,或許他

    真的要飲恨。

    這時他開口道,“秦風,我想去這附近的訓練場繼續鍛煉。之前看楚梟和黎正的戰斗之后我多少有些感悟。或許鍛煉一下,我也會有所提升。”

    “嗯,去吧!”秦風點點頭。

    “我沒錢!”

    “行了,就一個訓練場的錢而已,找公司報賬吧!”秦風很無奈,因為他也沒錢。所以只能走風盟娛樂的公賬。

    反正讓劉星在專業訓練場進行訓練也要不了多少錢,公司那邊肯定是能拿出來的。

    由于今天發生的事有點多,所以秦風想要回公司辦公室的大躺下休息。他不想面對其他人,只想自己一個人靜靜。

    可是他沒想到,回到公司的時候,不僅楊曦沒下班走人,還多了一位客人。
秒速时时彩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