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王者榮耀之完美世界 > 第807章 帝君之病
    陳霖暗叫要命,卻聽到莎拉曼柔聲道:“陳霖,你喜不喜歡我?”

    陳霖沒有說話。

    莎拉曼小聲道:“你不必回答我,無論你怎樣對我,我都一樣喜歡你。”

    陳霖哭笑不得,難怪莎拉曼和里卡度會是同胞兄妹,對待感情兩人竟然是一樣的執著。

    莎拉曼道:“就算你現在不喜歡我,我相信總有一天我會讓你離不開我。”緊緊擁抱了一下陳霖,這才放開了陳霖的虎軀,將埋藏在心中許久的愛意終于表露出來,莎拉曼整個人變得輕松了許多。

    陳霖在敢愛敢恨的莎拉曼身上發現越來越多的優點,正如莎拉曼所說,如果繼續下去,陳霖自己也很難保證會不會愛上莎拉曼。

    莎拉曼細心的為陳霖整理好衣衫,輕聲道:“我知道,大哥之所以想讓我離開,是不想因為我而分心,我答應他。”

    陳霖露出會心的笑容,經歷芙云的事情之后,莎拉曼明顯懂事了許多。

    莎拉曼的纖手緊貼在陳霖的胸前道:“答應我,幫我保護大哥的安全,千萬不要讓他出任何的事情。”

    陳霖重重點了點頭道:“你放心,我答應你!”

    莎拉曼離開飄香城不久,里卡度和手下人也和陳霖分手,陳霖的身邊頓時寧靜了許多,這種平靜并沒有維系太久的時間,革烽很快便向藍德帝君蘭帕德保薦了陳霖,陳霖如愿以償的獲得了接近藍德帝君的機會。

    入宮之前,陳霖按照他們的規矩,沐浴焚香,換上嶄新的衣袍,經宮內前來的武士驗身之后,確信他沒有攜帶任何的武器,這才帶著他登上門外早已等待多時的座車。和玄武帝國象征身份地位的獨角獸拉車不同,藍德帝國用來牽拉座車的是兩頭合金機械獸,陳霖看不出這機械獸是用何種能量驅動,可是因為早在虎踞關看到巨型機械蜘蛛的威力,心中并沒有感到太多的驚奇,看來藍德帝國人已經掌握了操縱機械的要領。進入車廂便看到內部繪制的無所不在的神像,陳霖雖然早就知道藍德國信奉光明神教,卻沒有想到神教對他們的影響如此之深。

    陳霖進入車廂之后,所有的門窗全部被從外面封閉起來,陳霖看不到沿途的景物,索性閉上眼睛在車內安心養神。

    他此行只帶了一張羊皮卷,說起來這張羊皮卷還是當初白猿彌虛方交給他的,自從知道藍德帝君患病之后,陳霖生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務求在最短的時間內能夠取信于他。

    來到格蘭蒂亞大陸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陳霖再次燃起了返回過去世界的希望,如果福慕金所說的一切屬實,神城天廟之中應該有陳霖夢寐以求的晶石,只要能夠進入天廟得到晶石,他便距離自己的世界又近了一步。

    來到格蘭蒂亞大陸所發生的一切宛如電影版在陳霖腦海中一幕幕回放,心中生出一股難言的留戀,他悄然自問,如果當真將返回的機會放在眼前,他是不是能夠拋開這里的感情,義無反顧的踏上征途?陳霖的唇角露出一絲苦笑,人生充滿了坎坷曲折,而自己的人生路比起別人卻又更加離奇驚險。

    座車在宮門前緩緩停下,開始接受第一道盤查,足見藍德帝國皇城的防范比起玄武國猶有過之。

    車外武士大聲道:“帶上頭罩!”

    陳霖拿起早已準備好的黑色頭罩,蒙在頭頂,整個世界頓時變得黑暗起來。

    車門緩緩打開,一雙大手引領他走下座車,兩名身材魁梧的武士一左一右護衛在陳霖的身旁,一個聲音冷冷囑咐道:“從這一刻起,你無論聽到什么,看到什么,全都要當做沒有發生過,你只需做好自己的本份,其他的任何事情都與你無關!”

    陳霖微笑道:“我只當自己是個又瞎又聾的醫生,絕不會做出和自己身份不符的事情。”

    腳步踏上堅硬的石階,陳霖憑借敏銳的感知力覺察到,這石階應該是上好的漢白玉砌成,其上刻有精美的花紋。

    在護衛的引領下,陳霖走過層層臺階,轉過回廊,從側門進入后宮之中,他雖然看不到周圍的景物,可是已經感受到進入宮內的肅穆氣氛,所到之處聽不到任何的歡聲笑語,甚至連從身邊走過的腳步聲都躡手躡腳,從此可以推測出這位藍德帝君性情殘暴,不易為人接近.

    一股沁人肺腑的清香迎面撲來,卻是御花園到了,陳霖壓抑的心情稍稍放松,隨著那護衛在曲折的小徑中前行幾百步,然后轉向右方進入長廊,又行進了百余步,護衛示意他停下腳步,低聲道:“我們到了!”卻是藍德帝君蘭帕德平時午休的‘伊春宮’早有人進入宮內稟報,沒過多久,一個陰柔的聲音道:“你們退下吧,我帶唐先生進去!”

    陳霖的手臂被一只骨瘦如柴的手掌握住:“你跟我來!”

    隨著他走入伊春宮內,身后厚重的宮門緩緩關閉,門扇關閉的聲音久久在空曠的宮室中回蕩,讓陳霖心中微微一震,宮內和宮外全然是兩個不同的世界,伊春宮內的空氣冷颼颼的,不知道他們利用怎樣的空調降低氣溫。

    陳霖傾耳聽去,上方屋頂之上隱約傳來落雨之聲,陳霖不禁有些迷惘,自己剛才從外面走入的時候,明明感到陽光曝曬,并沒有下雨的跡象。

    “你可以除下面罩了!”

    陳霖緩緩揭開面罩,眼前的光線極其昏暗,適應了一會兒方才看清周圍的環境,伊春宮比他想像中更大,長寬各有三十米左右,陳設卻十分的簡單,周圍可以看到不少堆砌的冰塊,顯然蘭帕德是利用這種方式降溫。

    引他進入宮內的是一位駝背老者,那老者一張千溝萬壑的面孔毫無笑意,冷冷道:“宮內的規矩,相必你已經知道了?”

    陳霖微笑著點了點頭,那老者道:“我是這里的總管浮屠,你跟我來!”

    浮屠掀開前方的珠簾,陳霖舉目望去,卻看到一位身軀魁梧的白發老者斜依在寬大的寒玉床之上,一雙灰藍色的眼眸半睜半合,不知在想著什么心事,兩位美貌女郎正在為他濯洗著雙足。
秒速时时彩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