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異世仙姬:夫君,哪里逃 > 第六十六章:探查魔窟
    轉眼又是七天,季瑾年一直緊閉著的房門終于有了動靜。

    百里妙音心念一動,縮地成寸,到了季瑾年的門口。

    門“吱呀”地一聲被打開了,從里面走出一位長身玉立的俊美男子,讓見慣了現代美男的百里妙音都不禁晃了晃神,暗自慨嘆一句,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啊!可惜就是這位偏偏公子性子太過冷淡了一點。

    “妙音。”季瑾年一出來,就看到小姑娘等在門口,心中是說不出的熨帖,薄唇愉悅地勾起。

    百里妙音眼睛微亮,忍住心中的激蕩,“如何?”

    季瑾年輕笑了一聲,笑聲清冽磁性,帶著連主人都未曾察覺的寵溺與溫柔,“幸不辱命。”

    百里妙音松了一口氣,露出輕松的笑意。

    季瑾年翻開手掌,一面巴掌大小的鏡子出現在其手中,鏡面看起來跟琉璃一樣,閃閃發光,而背面更是精美,漂亮反復的花紋,無一不精,這不像是一面鏡子,更像是一件精雕細琢的藝術品。

    百里妙音從其手中接過鏡子,滿眼的喜愛之色,小臉上俱是喜意。

    季瑾年垂眸盯著她,神情怔然,這還是這么久以來,第一次見到小姑娘笑得那么燦爛呢。

    百里妙音將鏡子小心的收好,準備等突破靈帥之后就將寶貝鏡子滴血煉化。

    “這次真是多謝你了。”

    季瑾年看著小姑娘明媚的笑臉,突然脫口而出道:“那不知妙音想怎么感謝我呢?”話一出口,連季瑾年自己都驚訝了一瞬,但是既然已經說出去了,也沒必要收回。

    百里妙音微愣,肅整了臉色道:“不知你想要什么?只要我有,都可以。”

    季瑾年盯著小姑娘認真的臉,腦中靈光一閃,笑道:“那不如妙音答應我一個條件如何?”

    “嗯?你說。”

    “妙音若是去了內陸,就加入空明宗如何?”

    百里妙音聞言,思考了一會兒,然后仰起小臉道:“好。”

    聽到小姑娘答應了,季瑾年的眼中蘊著笑意,“那就如此說好了。”

    “嗯。”

    “鮫人族的事情處理完了?”

    “已經處理好了,魔化的鮫人已經被處理了。”

    “那我們也該去跟丘魯克辭行了。”

    百里妙音點頭。

    兩人并肩向著大殿走去。

    “季靈友出關了?”丘魯克見兩人進來后,笑著道。

    “嗯。”

    百里妙音站出來道:“多謝丘魯克這段時間的款待,我們還有要事在身,現下就辭行了。”

    “啊?兩位靈友這么快就要離開了嗎?不再多留一段時間嗎?”

    季瑾年開口道:“不了,我二人還有要事在身,實不敢多留。”

    丘魯克知道留不住二人,頓了頓,才開口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強人所難了,來人,將孤給兩位貴客的謝禮呈上來。”

    話音落,不一會兒,就有一個侍女拖著一個托盤走了進來。

    百里妙音掃了一眼,發現托盤上是一個普通的儲物袋,還有兩顆瑩潤的藍色珠子。

    “我知道兩位靈友不缺這些東西,但是這是我感謝兩位靈友的心意,還請兩位靈友能夠收下。”

    百里妙音和季瑾年對視一眼,知道推辭不過,沉吟了一下,也就順勢收下了。

    “兩位靈友永遠是我鮫人族的恩人,歡迎隨時來我鮫人族做客。還請兩位靈友保重。”

    “我們就此別過,告辭。”

    說完,百里妙音和季瑾年就轉身離開了。

    離開鮫人族的王宮之后,百里妙音才拿出剛才丘魯克贈與的東西,“避水珠,這倒是實用,有了它,我們就不用每五日服一次碧水丹了。”話音落,直接扔了一顆給季瑾年。

    季瑾年也不推辭,接了下來。

    然后百里妙音打開那個儲物袋,發現里面的東西真不少,都是一些死靈之海特有的天才地寶。

    “你看看吧,有什么想要的,等你挑完,剩下的再給我吧!”說著,就要把儲物袋遞給季瑾年。

    季瑾年卻直接拒絕了,“不用了,這些東西我也用不上,都給你吧!”

    百里妙音挑了挑眉,沒有答話,在儲物袋里翻找了一下,直接將煉器用的東西翻出來丟給了季瑾年。

    “這些煉器用的材料,我都用不上,還是都給你吧!”

    季瑾年垂眸,看了看懷里的東西,無奈地笑了笑,也不再推辭,將東西收進了儲物空間。

    百里妙音也將東西放入儲物空間中,然后看向季瑾年,問道:“我們先向哪邊尋找?”

    季瑾年指了指他們原來一開始還在水面上時行進的方向。

    百里妙音點頭,附和道:“我也覺得是這個方向,當初就是沿著這個方向進來時,才發現那些妖獸身上的魔氣越來越濃郁的,所以我也覺得這個方向可能性很大。”

    季瑾年聽到百里妙音的話,不知什么原因,莫名地就被她的反應給取悅了,眼底眉梢俱蘊著淡淡的笑意。若是圣諾瑜或是空明宗的其他人在此,怕是要驚掉下巴,這還是他們疏離冷淡、矜持禁欲、崇敬的掌門大師兄嗎?

    百里妙音卻沒有感到驚奇,兩人向所指大的方向,快速地行進。行進的同時,放出靈識,不斷掃視著周圍的一切。

    就這樣,兩人歇歇停停,一臉走了五天,都沒有發現什么異常,但是偶有出現的已經魔化的妖獸讓兩人確信他們沒有找錯方向。

    這日,兩人依舊在如往常一樣搜尋。

    突然,百里妙音停下了腳步。

    季瑾年也停下來,回身問道:“怎么了?”

    “那邊好像有什么。”

    “嗯?我們過去看看。”

    “好。”

    百里妙音帶著季瑾年向剛才靈識掃到的異常處趕過去。

    不多久,兩人的面前突然出現一座大的石碑,大概有兩米多高,上面的字大多已經模糊不清了。

    帶看清楚景象之后,兩人都倒抽一口涼氣。百里妙音是因為看見了墓碑上縈繞著的濃郁的魔氣,那 魔氣已經像是凝結成實質了,像是墨水要滴下來。而季瑾年雖然看不見魔氣,但是自然是能察覺到魔族的氣息。這里魔族的氣息十分濃郁,甚至比當初魔將青夜身上的氣息還要濃厚。所以,兩人都知道這是找對地方了。

    百里妙音剛想上前,看清楚那墓碑,就被季瑾年給拉住了。

    “怎么了?”百里妙音疑惑地回頭。

    “不要靠太近,魔氣有誘導人心智的作用。這里的魔氣如此濃郁,還是不要冒險上前。”季瑾年微蹙眉頭,認真地解釋道。

    百里妙音唇角微揚,很淺的弧度,卻飽含安撫的味道,“沒事的,這些魔氣傷害不了我,你讓我上前看看。再說,我們也不能因為危險就干站在這兒吧!我先過去看看。”

    季瑾年聞言,終是微微松開了手。

    百里妙音察覺胳膊上的勁力輕了許多,知道他將自己的話聽進去了,微微掙脫開他的手,就往前走。

    一直走到墓碑面前,百里妙音才停下腳步,細細打量面前的墓碑,吃力地辨認墓碑上的已經模糊不清的碑文。

    季瑾年拿她沒辦法,只好陪著她上前,站在她的身后,護佑著她,一有動靜,他就能將小姑娘即使拉開。

    一炷香的時間過后,百里妙音才勉強將眼前惡毒碑文認完。幽幽地吐出一口氣。

    季瑾年問道:“如何?”

    百里妙音 轉過身子,“這上面......”

    話還未出口,就被季瑾年給打斷了,“不是,我是問你身體感覺如何,可有什么不適的地方?”

    百里妙音怔了一下,心中微暖,唇角不自覺地微揚,軟下聲音,“我沒事。看來我們確實找對地方了。這上面的碑文說得是封印的由來和晚年前仙魔大戰的部分內容。”

    季瑾年微微頷首。

    百里妙音蹙起秀眉,“只是不知打這封印在什么地方?又該如何去補?”

    季瑾年抿了抿唇,開口道:“既然找對了地方,那么封印肯定就在這里,我們不用著急,還是先休整一下吧。這段時間長時間的趕路,又一直外放著靈識,身體和精神都太過疲乏了。還是等修整一下,等我們調整好狀態,再探尋封印不遲。”

    轉眼又是七天,季瑾年一直緊閉著的房門終于有了動靜。

    百里妙音心念一動,縮地成寸,到了季瑾年的門口。

    門“吱呀”地一聲被打開了,從里面走出一位長身玉立的俊美男子,讓見慣了現代美男的百里妙音都不禁晃了晃神,暗自慨嘆一句,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啊!可惜就是這位偏偏公子性子太過冷淡了一點。

    “妙音。”季瑾年一出來,就看到小姑娘等在門口,心中是說不出的熨帖,薄唇愉悅地勾起。

    百里妙音眼睛微亮,忍住心中的激蕩,“如何?”

    季瑾年輕笑了一聲,笑聲清冽磁性,帶著連主人都未曾察覺的寵溺與溫柔,“幸不辱命。”

    百里妙音松了一口氣,露出輕松的笑意。

    季瑾年翻開手掌,一面巴掌大小的鏡子出現在其手中。
秒速时时彩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