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名偵探柯南與不典型偵探 > 第二十五章 月光——失算
    第二十五章月光——失算

    根據從竊聽器里聽到的,杜康和不知名女士的通話內容,柯南推理出了這樣的內容。

    而這,其實也正是杜康所希望柯南得出來的情報。

    那么既然杜康知道自己被柯南竊聽著,為什么還一直和貝爾摩多通著電話?

    杜康為什么不直接把竊聽器扔掉,而是一直帶在身上呢。就是為了打消柯南的懷疑。將計就計、欲擒故縱嘛,中國人要是連這都不知道,還混什么。

    日本人都還知道談判的時候先餓你一下,讓你迫不及待吃東西,然后在某些條款上就能松松就松松。

    不過有些總統,干脆在讀稿子的時候直接讀最后一頁,還美其名直接說自己餓了,順便表示要炒了寫稿子的人——他們寫的是小說,不是稿子。至于中間省略了的、直接跳過了的稿子中間的篇章是不是有什么得罪人,比如說某五大流——流動武器販賣商的話,這就不清楚了。不過想必讀稿子的人清楚——勿謂言之不預。

    人一旦對什么東西有了懷疑,就會不停的去挖掘。這就類似“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而杜康這么做,自然是為了引誘柯南得出一個結論。好把他對自己若有若無的懷疑打消,或者轉移。

    就杜康來說,如果懷疑自己的對象是柯南的話。與其直接把結果告訴你,還不如引誘他得出結論,而自己這邊則是故弄玄虛。引導他產生一種自己是個喜歡故能玄虛的家伙。好聽的話,叫喜歡玩梗。

    而這,其實也是杜康有意展示給人們的,希望讓人們形成的,對自己的印象。

    很成功,如果用完美來為杜康的計劃做評價的話,是百分之五十。

    至于沒能達到完全完美的那百分之五十,是因為連宮野志保也形成了對自己的那樣的印象。

    對于連宮野志保也產生這樣的印象,杜康不知道如何去說。不過真正的欺騙,是要連自己本身都一同欺騙。是故,杜康并沒有對宮野志保做什么解釋,而是在這些玩梗中,添加了自己想要灌輸給她的私貨。包括一些黑暗的內容,以及一些自己借鑒過來的東西,用來做掩蓋。

    “對了,還有個小家伙。剛上小學的樣子。”杜康這么說顯然是讓貝爾摩多明白,剛才那個自己給他發照片的事情不要說出來,而順便也讓柯南產生出自己剛才發郵件和此時通電話的對象是不同的人。

    “對了,雖然沒有碰見工藤新一,但是我碰到了一個跟工藤新一很像的小孩。”杜康突然這么說道,“仿佛是脫水了一般。”

    杜康這句話說完,竊聽中的柯南立馬心里大喊一聲“不好”,以為自己的身份被拆穿了,要找認識自己和小蘭的人過來驗證呢。柯南不知道脫水的意思,但是他懷疑這就是杜康推測出了自己是吃藥變小的意思。

    “跟工藤新一挺像的,不過不姓工藤。說不定是工藤優作犯的錯誤也說不定。”杜康笑著說到。不過聽杜康的語氣和內容,貝爾摩多就更明白了——不要揭穿柯南的身份。

    杜康講給宮野志保的三體的故事,貝爾摩多當然也聽過。脫水這個概念,貝爾摩多也明白。

    而柯南也聽到杜康的話,開始已經慌了,以為身份被發現了,杜康要找個認識自己的人來印證。

    而繼續聽下去,聽著杜康的話,則把懸著的心放了下來。杜康只是認為被人喂藥然后縮小化身為江戶川柯南的自己長得和工藤新一很像只是個巧合,然后故意造謠言、傳八卦而已。

    其實柯南是被杜康誤導了——以為杜康只是把自己當成很像工藤新一的小孩,然后專門都自己玩呢。

    被誤導的柯南也按下了提起來的心。

    “你來的時候帶點小孩子喜歡的東西吧。他們這個年齡段,應該蠻喜歡假面超人的。對了,這個小孩還挺喜歡推理的,你隨便買點什么就行了。好了,沒事我掛了。”

    杜康最后的話,顯然是為了把話圓了。也順便讓貝爾摩多明白,自己剛才給他說的一些話隱晦的意思就是那些。

    把手機收到衣服口袋里,隨手拍了拍衣服,然后扶手摸到那個竊聽器。

    “咦,這是什么?”杜康仿佛自然自語說道。

    “不好。”聽到杜康的這個話,柯南立馬意識到竊聽器被發現了。

    趕忙把身上的還在竊聽的裝置收起來,準備過去這個借口打岔,省的好不容易杜康不懷疑自己的真實身份了,然后又因為這個小竊聽器重新開始懷疑自己。甚至說,如果本來杜康只是懷疑自己的話,那么因為這個竊聽器,杜康就可以肯定,或者說鎖定住自己了。

    正準備過去救場,就聽到杜康的話“嘛,走你。”

    仿佛是彈煙頭一樣,一個小型的竊聽器被杜康彈向大海,而在不遠處望著杜康的柯南,也只能看著竊聽器被杜康當成臟東西一樣、很沒有教養地彈到海里。

    不過柯南也慶幸,博士做的竊聽器的形狀和常見的竊聽器樣子不一樣,這才沒有被杜康懷疑,而是被當成不小心沾到的垃圾彈飛了。要不然,自己肯定會被杜康懷疑身份。

    雖然心里在滴血,畢竟竊聽器這東西做起來不便宜,就算是自己一不小心搞壞了還要拿回博士那里返廠的。被杜康這么扔到海里,想想也知道不能用了。找都找不到了,還用個毛線。

    更重要的是,這個竊聽器跟自己鼻子上夾著的眼鏡是配套的。這個竊聽器的小部件沒了,自己戴著的眼鏡自然也就成了掛墜了。里面的配套的集成電路和芯片自然也就沒用了。就好比,手機都沒了,就算充電器再高級,也不過是個笑話。

    不過雖然竊聽器被杜康當成垃圾很沒素質地彈到了海里固然讓人傷心,不過自己的身份能夠不暴露,也算是好處。畢竟在柯南眼里,杜康不是毛利小五郎和小蘭。

    他們兩個就算是看到自己裝竊聽器,也最多以為自己是在惡作劇,不會聯想到自己是工藤新一變小的。但是對于醫學專業出身且有著不凡推理能力的杜康,柯南認為自己絕不能給他留出一絲懷疑的空間。

    殊不知,這一切都是杜康有意為之。

    之所以不給柯南回收竊聽器的機會而是直接扔到海里,就是怕過一會貝爾摩多過來的時候,被他陰了。貝爾摩多對柯南那個好,連親媽都比不過。搞不好會因為柯南的原因把自己做了也說不定。所以趁著機會給柯南添點堵,杜康一點不好意思都沒有。甚至理直氣壯——誰讓你小屁孩惡作劇的。

    杜康心里總覺得忘了什么,望著海,重新思考著。潛意識里,杜康有種失算了的信號被傳遞出來。

    總覺得有什么自己忘記考慮進去,杜康重新梳理著思路。
秒速时时彩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