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五代夢 > 第四卷江南煙雨 第七百九十四章 常理
    “萬物存在于世,必然有其存在的原因,萬物消失于世,自然有其消失的原因!細品因果二字,豈是常理可以揣測。真人想必修行超過幾十載光陰,想必比貧僧了解更透。貧僧想問真人,如若一切都是著痕刻意,修真一途的因果報應幾人能還,修行勘破當真還能如此順利么!”澄遠微微含笑,看著南鋒翰兩個人,那雙清澈的眼睛猶如有魔力一般,令人無法拒絕和回避。

    “本大仙平生想殺即殺,想笑即笑,縱橫江湖,快意人生,修行從無阻礙。哪怕是千重困難,心中從來不會去考慮其它,倒是大和尚只怕又是個偽裝的泥菩薩罷,這些人只要出手的話,就一定會假心假意的出手除魔衛道吧!”南鋒翰不宵的看著月色下的諸人,一臉正氣的樣子,讓人看了只覺這個人還真是個好人。

    “真人倒是快語!”禪門弟子絲毫沒有因為旁人的褻瀆,而產生妄念。對著南鋒翰兩個人,澄遠合十行禮:“貧僧雖然沒有想過要除魔衛道,但是在想只要不損害大家的想法,又不傷害它的性命的話,倒是不失為一個最好的結局!”

    “大和尚的話倒是令人深思!”秦莊居然背負了雙手,手中的絲網雖然還是在手中,卻是放松了下來。知道此刻即使沒有自己手中的烏金天蠶絲網,這些人只怕也不會任這條異種離開了。心中默默的替它默哀,心中反而多了幾分欣喜。

    “咦!”本來聽了秦莊的話,南鋒翰想刺他兩句,忽然目光看著秦莊面前的金四十八節,心中動容了起來。

    原來讓人目瞪口呆的便是,一直沒有太大反應的金四十八節,此刻居然反應了起來。突然緊緊的盯著了澄遠,竟然探頭吐信似乎要沖向澄遠。

    一旁石塊下剛剛說完話的秦莊,感覺自己手心的冒汗了,以為是自己的聲音大了,驚動了它。他心中忐忑不安,更不要說他身后的四個人了。他們的位置正對著這條異種,看著它的舉動和氣勢,似乎要向自己沖過來一般。

    站的高的人卻看得清清楚楚,這條異種金四十八節,正緊緊的盯著對面樹枝上的澄遠。不知道它是從澄遠身上看到了危險,還是想對這個剛剛用禪唱迷惑自己的人發出警告。

    那翡翠般的眼神,雖然無人能夠看透,但是它盯著澄遠的樣子,大家都知道它時刻會發出攻擊。為什么會這樣,一旁諸人心中各有計較,知道澄遠一定對它做了什么。不然它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只對最后到來的澄遠發出這樣的表情。

    有人若有所悟,有人心中靜思,看著這緊張的場面,大家心中知道,現在唯一能做的便是安靜。

    !!!

    冷冷的看著面前的人,郭鏡沒有了半分爭強好勝的心里。大局在握的時期,自己沒有必要為了武力,而去耗費無謂的時間。

    潘楊嘴角居然溢出了一絲鮮血,幾乎連手中的長槍都握不住,面對面前四個面色沉靜的對手,他首次收起了輕視之心。這可只是郭鏡身邊四個親衛之一,居然眨眼便斬殺了自己十多個親衛,攻到了自己面前。

    郭鏡用意很明確,只想擒賊先擒王,早早的拿下潘楊,結束這場所謂的戰斗。他沒有讓鄭拓出手,因為鄭拓的主要任務只是保護自己,以他百毒王的名頭,如果他要出手的話,這里沒有人可以在十息內還能存活。

    隨著修為的加深,鄭拓已經很少出手,除非是自己傷到自己。可是面對同樣級數的高手,以鄭拓擅長施毒的技巧,也有很多人無法對他造成傷害。

    除非是遇到高陽這種級數的高手,這種已經很少出現的絕頂高手,也極難因為世俗的問題而出手,不過面對他們的話,受傷還是在所難免。

    鄭拓就是感受到了一種無形的壓力,對方雖然沒有針對自己的意思,但是卻明顯剛剛試探了自己。這種令鄭拓都感覺到壓力的人,使得他前所未有的慎重起來,不得不告訴了郭鏡這人的存在。

    對方是敵是友,鄭拓不敢斷定,但是對方的身手,就是自己都無法隨意捕捉,讓鄭拓還是做出了全套的準備。

    高陽遠遠的看著雙方,當然,平時像到了她這種級數的高手,也很少會因為一些事情去動手。

    修行了這么多年,體內積聚的元氣和精華極為難得,如果受傷或者傷神的話,那就不僅僅是需要重新修煉。更重要的便是,隨著受傷的情形,都有可能影響以后的精進和修行。

    看著郭鏡都揮著橫刀,一往無前的沖進了對陣的戰場,和鄭拓還有另外一個親衛,三個人一組的陣形,對楚軍進行著絞殺和追逐。

    忽然,高陽眼睛一亮,目光如炬的看向場中。

    原來,潘楊身邊本來有個貌不出眾的親衛,一直和普通的親衛一般,和一些親衛共同對抗那四個親衛。可是郭鏡率著兩個人也攻過來的時候,他一直隱忍不發的身手,突然間就變強了起來。

    忽然在潘楊身側一旋,背貼潘楊用手中的一對短拐,舞成兩團飛旋的拐影,瞬間便擊飛其中兩個郭鏡的親衛。身子絲毫不停一腳踏在一個楚兵大腿上,居然猶如幽靈一般出現在郭鏡身后。

    鄭拓發現不妥的時候,對方左手的黑沉沉的鐵拐已經擊下,正是郭鏡后背空門的位置。這一下如若擊實的話,郭鏡就是不死,只怕一條命也要去掉一半。鄭拓呲牙欲裂,他站在郭鏡的左側,卻想回救已經不及。

    噗!一聲悶響,鐵拐狠狠的擊打在郭鏡的背上。

    一口鮮血噴出,郭鏡幾乎趴在了地上。那個使拐的高手,右手的鐵拐沒有再擊打下來,臉色發黑直直的便從空中掉下,單膝便跪在了地上。

    一口鮮血噴出,郭鏡幾乎趴在了地上。那個使拐的高手,右手的鐵拐沒有再擊打下來,臉色發黑直直的便從空中掉下,單膝便跪在了地上。
秒速时时彩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