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烈陽仙尊 > 第二卷風起云涌魔蹤現 第七十章 豁免令牌
    “哈哈哈哈,幸好你倆沒有偷偷離去啊,不然我們如何能逮到你們呢。”

    楚玉突然來了這么一句,而且原本憤怒的表情也瞬間變成了戲謔。

    “你在說什么?”

    虎堂的男子似乎還沒太聽明白,而那名女子卻是大喝一聲:

    “阿文,退!”

    “退?來不及了吧!”

    不知道何時,整個山谷都已經開始彌漫起了一陣白色的霧氣,而虎堂的兩人在轉過頭看向楚玉和夢蝶仙子的時候,卻是驚駭地發現,已經是不見了二人的蹤影,而此時傳入他們耳中的是一道清冷的女聲。

    “迷霧大陣,起!”

    “媽的,是我們上當了!”

    被叫作阿文的男子大聲說到,可是現在明白嘛,也太晚了些。

    原來楚玉夢蝶二人居然一直都是在演戲給別人看,而此時功成身退的兩人正并肩站在這個山谷的外面,就在這個迷霧大陣的邊緣!

    “楚玉,你還真的是個妙人。”

    夢蝶仙子是真的服了楚玉,這人真的是什么都可以啊。

    “別夸我了,這次能誆騙到這倆人主要是仙子你給搭的戲好,話說,你是不是一直就想罵我來著?剛才那一句句的,我可都記心里了啊。”

    “是啊。”

    夢蝶仙子居然直接承認了,楚玉聽到她這么直接的回答之后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不過下一刻夢蝶仙子就突然大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說道:

    “哈哈,你這個人,實力不怎么樣,臉皮還挺薄的嘛。”

    “額,你這算是夸我嗎?”

    楚玉愣是沒聽出來夢蝶到底是不是在夸他。

    “好啦好啦,這次的功勞有你一份,但是你能告訴我你是什么時候發現我動手腳的嗎?”

    “一進山谷啊。”

    “有那么明顯?”

    “嘿嘿,當然沒有,但本少仙可是個神通廣大之人,你懂得。”

    其實楚玉不知道,是器靈告訴他的,當然現在是裝逼的時刻,他必須要挺起來。

    “且,現在怎么辦?這迷霧大陣可是只有困人的功能啊,沒辦法,為了不打草驚蛇,它是最穩妥的選擇。”

    “山人自有妙計,看我的吧,你這霧氣不夠濃郁,看我的另一只御獸。”

    隨即楚玉便將蜃妖給放了出來,楚玉指著山谷對著它說道:

    “給我吹,伸手不見五指的那種!”

    “這是,蜃妖?哇,第一次見到這種妖獸。”

    “嘿嘿,這可是我從幻妖大尊手里搶來的喲。”

    “幻妖大尊?那可是個厲害人物。”

    “厲害?一般吧,反正最后是被曹堂主給嚇跑了。”

    “嗯,你們的曹堂主當真是千年不出的曠世奇才,以他的資質,要是生在內環,現在估計早就突破大尊者了。”

    “那是,也不看看是誰的堂主。”

    “你夠了!說正事吧,你就光是讓它這么吹霧氣有什么用?”

    “當然不止是吹霧氣,剛才不是收了個狼妖嘛,這就派上用場了!”

    楚玉有些陰險地說到。

    隨即夢蝶就見著楚玉把他剛剛收服的那頭嗜血狼妖給放進了迷霧大陣之中,然后夢蝶仙子瞬間就明白了楚玉到底是想要干什么,不禁說道:

    “真陰險!”

    “嗯?這叫陰險?仙子,你難道不知道世事險惡?再說剛才誰跟我演的戲。”

    楚玉這個冤枉,不過夢蝶也覺察到了自己似乎說錯話了,趕緊說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這樣,我

    幫你的狼妖尋找個好位置偷襲吧。”

    “嗯,深得我心!”

    楚玉對著夢蝶比了個大拇指,他的確是想著夢蝶幫忙,讓狼妖去偷襲一下這倆人其中的一個,而且得是那種一擊即退的戰略,既然他不能自己發瘋,那么就將他逼瘋好了!

    楚玉打得算盤正是如此,只要將迷霧大陣之中的一個給逼瘋了,那么這倆人的命運就已經可以預見了。

    現在的楚玉只是期待著究竟是紫光豹和雪獅子哪一頭妖獸更勝一籌呢?

    大概也就過了半柱香的時間,夢蝶居然主動撤去了自己布置迷霧大陣,楚玉又驚又喜地問道:

    “這么快?”

    “額,還是你自己看吧。”

    夢蝶仙子只說了這么一句,不過大陣撤去之后,迷霧也在楚玉的授意之下被蜃妖給全部吸回了肚子里,當云開霧散的那一刻,楚玉不禁怒了。

    “他媽的人呢!”

    “那個,你先別急,聽我說。”

    夢蝶仙子似乎知道這是什么原因,但她更知道楚玉此時似乎隨時都能夠噴出火來,精細設計的一番居然被人逃了,這怎么叫楚玉甘心呢!

    楚玉足足深呼吸了三四次,這才忍著怒火說道:

    “你說吧,我聽著。”

    “是,豁免令牌。”

    “豁免令牌?”

    一聽這個名字,楚玉似乎就隱隱感覺到了什么。

    “就是這個,每個人都有的,若有不敵,便可激活此物,自動傳出秘境,退出此次爭奪。”

    夢蝶從靈戒之中拿出了一物,展示給了楚玉。

    “靠,我就知道!”

    得,什么叫后娘養的,楚玉現在終于明白了,他媽的金月長老也不是什么好人,別人都有護身符,就特么他楚玉沒有,明擺著坑人呢嘛,楚玉差點就當場暴走了。

    而夢蝶似乎也知道現在不應該去招惹楚玉,至少先讓他冷靜一下再說吧。

    足足等待了一炷香的時間,夢蝶仙子就那么地站在那里,等著楚玉。

    “你還在這里等什么?不怕我搶了你?”

    楚玉此時的聲音十分森冷,不過夢蝶卻是將手中的豁免令牌直接遞給了他,輕聲說道:

    “我知道你感覺爺爺騙了你,但,算了,不管怎么說,這件事我沒有告訴你,爺爺也沒有,是我們的錯,我愿意把我的這枚豁免令牌送給你,就當做是補償吧。”

    楚玉還真的就接過了這枚豁免令牌,在手中把玩了幾下之后就又扔給了夢蝶,淡淡地說道:

    “算了,是我太過功利了,想來也是,本就是青黃不接的水月神宗又怎么可能讓自己的精英弟子來這里做一番生死斗呢,而你或是你的爺爺,也沒有錯,畢竟你的爺爺可是許了我一件地級絕品的法器呢,是我鬼迷心竅而已,后果自然也要我自己來承擔,與別人無關。”

    “可是……”

    “沒有可是了,我為我剛才的語氣像你道歉,你也沒有錯,只是我,太沖動了些,現在我們就繼續上路吧。”

    說完,楚玉便率先走到了前面,而夢蝶則是愣了好一會兒才跟了上去,似乎是有些驚訝楚玉居然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想通這件事。

    而楚玉此時的心里卻是響起了曾經楚雄說過的一句話,自己選擇的路,咬著牙也要走下去。

    這件事就給楚玉敲響了一個警鐘,歸根結底,進入這個雨虹峰秘境都是他自己的選擇,無論他在這里經受了什么都是他應該經受的,所以也并沒有什么不公平,只不過楚玉雖然是想明白了這個道理,但他還是覺得背后有人是真的好啊,

    他就不用這樣拼命了。

    “怎么,泄氣了?”

    器靈突然出聲。

    “嗯,有點,人比人氣死人啊。”

    “不想繼續了?”

    “當然不,放心吧,蘇大人,我會調整好心態的,總不能辱沒了你這仙器的名頭不是?”

    “呵呵,道理你都懂是吧,相信我,你以后的成就定然會比這場秘境試煉之中的所有人都高,你將來的舞臺,是在整個萬仙大陸之上,不要去計較這一城一池的得失。”

    “嗯,我明白了,謝謝蘇大人。”

    “去吧,虹瓏果能拿就拿,如果拿不到的話就算了,反正你也不是很需要。”

    “好,我會努力的。”

    ……

    “前面就是虹瓏果樹所在的位置了,不過在它的周圍有十幾棵樹妖攔路,雖然它們境界最高的也不過化嬰前期,但這些樹妖的位置暗合天地陣法,合擊之下,攻擊極其恐怖,足以轟碎化嬰境后期的修仙者。”

    在一片樹林之前,沉默了許久的兩個人終于是有人發聲了,夢蝶指著前面的巨樹對著楚玉說到。

    “那怎么辦取?硬闖?還是陣法。”

    “都不是,此時我們需要的就是等待了。”

    “等?”

    “等其他人來,一起闖進去,然后再各憑本事。”

    “我懂了,就看到時候誰給誰當墊腳石,吸引火力了唄?”

    “沒錯,所以真正地廝殺應該是現在,記住,一旦你我拿到虹瓏果,我會在第一時間使用豁免令牌離開此地,至于你,只能是在此停留到秘境結束,將你傳送出去,不過搶奪的時間和秘境結束的時間通常都會離的很近,你也不需要在這里繼續撐太久。”

    “你想要說什么?”

    “我的意思是,假如你相信我的話,那第二枚虹瓏果我可以先替你帶出去。”

    “呵呵,還是先搶到再說吧。”

    “好吧。”

    “就這么等著?”

    “當然,大家來此的目的都是一樣的,既然到了這里,也就不需要在進入之前動手了,誰不想著多幾個人替自己分擔一下火力呢?”

    “那你之前對虎堂的兩個人出手?”

    “就沒您老人家的事是吧,再說是他們先不知死活攻擊我們的,給他們個教訓也沒什么不好的。”

    夢蝶對著楚玉翻了個白眼,明明是他們兩人一起送走的虎堂二人,結果楚玉居然想甩鍋。

    楚玉和夢蝶仙子就在那里一邊打坐一邊等待著其他人的到來,可是一天一夜過去了,居然一個人都沒有等到,這可讓夢蝶有些疑惑了。

    “他們人呢?”

    “不知道,算下時間,虹瓏果的摘取日期可就是今天最佳了,而且這個秘境也快自動關閉了,他們人呢?”

    “這好像是我問你的問題吧。”

    楚玉默默地嘀咕道。

    “他們要是真不來怎么辦?”

    楚玉繼續追問。

    “那就只能你和我兩個人強行闖陣了。”

    夢蝶仙子深吸了一口氣說道,目光更是變得無比堅定了起來。

    “這丫頭應該是連續服用了八年的虹瓏果,今天若是能夠再服下一枚的話,那她應該就能夠成功修成虹瓏分身了,這丫頭來歷應該不簡單吧。”

    蘇大人的聲音突然響起。

    楚玉并沒有說什么,而是看向了另一處,他總覺那個方向似乎是有什么東西在盯著他似的。

    “咦?來人了!”

    夢蝶的聲音似是有些驚喜,或者應該說是興奮吧。
秒速时时彩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