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村長的后院 > 第656章:暗潮涌動
    車子來的極快,而且還是無聲無息的停在那里,待得離馮剛距離不遠的時候,車子突然亮起了遠光,然后發動機發達“轟”的一聲,黑色的小轎車極速的沖了過來。

    馮剛的反應速度應該也算是極快,可是這車子實在是太詭異了,饒是他經過特殊的修練,極速的車子沖到他的跟前,他還是沒有反應過來,“砰”的一聲,正正中在他的身上,馮剛的身體就像一片落月一般,飛向了幾十米開外的馬路上,“啪”的一聲,落在地下,翻滾數圈,方才穩住。

    黑色的轎車也沒有半分的遲疑,在前面繞了一個彎,便迅速的消失在了現場,揚長而去。

    這一下,可把診所前的張書蓉以及坐在駕駛室正微笑著看著馮剛走過來的夏紅老師給嚇傻了,兩女瞠目結舌,杏眼圓睜,難地置信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良久良久,都沒有回過神來。

    “馮剛……馮剛……”

    夏紅的嘴巴里面喃喃叫著,慌慌張張的從車子跳了下來,連車門都忘記關了,朝著趴在路中央一動不動的馮剛飛奔而去,同時心里面在默默地念著:“馮剛你千萬不要有事啊,馮剛你千萬不要有事啊……”

    一邊跑著,夏紅的眼眶已經濕潤,晶瑩的淚珠就像斷線的珍珠一般從順光潔的臉胸頰滑落下來,“啪噠啪噠”的落在地下或衣服上。

    張書蓉也是朝著這邊跑來,顧不得馬路上的車輛,一路飛奔。

    這個時間點路上的車輛并不多,行人更是幾不見影,偌大寬敞的馬路上,此時基本就只有兩個朝著馮剛飛奔而去的女人,還有那趴在地下一動不動的馮剛。

    夏紅跑的速度極快,當要到了馮剛面前的時候,她腳下一個踉蹌,身形不穩,“嘩”的一聲,直接膝蓋跪落在地,朝前滑行了一兩米。

    她的下面本就只穿了一條棉制的睡裙,兩條光潔的小腿在地下已經摩了好幾塊皮,鮮血頓時淌了出來。

    可夏紅絲毫感覺不到疼痛,人倒在地下,看著馮剛離自己不過三四米遠,直接跪在地下,一路朝著馮剛爬了過去,同時嘴巴里不住地叫著馮剛的名字。

    待到了跟前,夏紅才借著路燈看到馮剛臉色蒼白,身上的衣服也破了好幾處,好在是沒有看到四周有流淌出的鮮血。

    越是這種情況,夏紅越是擔心害怕,沒有鮮流出來,說明都是內傷。

    就剛剛那急速撞過來的車速,至少也得有一百多碼,而且還隔的那么近,一般情況下,那就是當場死亡。

    張書蓉到了近前,看清楚是馮剛之后,慌慌張張地拿起手機,撥通了120的電話,把地址說清后,便同夏紅一起跪在馮剛的旁邊,淚珠兒簌簌而淌,卻是不敢去搖晃移動馮剛的身體。

    很快,120救護車就到了跟前,醫生護士沖下車,便到了馮剛的面前,對著馮剛進行簡單的檢查,醫生說了一句:“還有氣,趕快帶回到醫院。”

    ……

    荊南市的某處奢華的小區內。

    一個婦人正坐在客廳里嗚嗚傷心哭泣,面對眼前的中年男人哭訴著:“哥,小嬌被人打成這樣,難道你就置之不理嗎?你就眼睜睜地看著我們在荊南市被人欺負成這樣嗎?這口氣你就真咽的下?”

    中年男人臉色陰沉,看著自己的這個妹妹一眼,道:“妹妹,這不是哥不愿意出這個頭,可是爸他可是提醒過我們的啊,要我們萬萬不可以和暗夜惡魔起沖突啊。小嬌也真是,沒事兒跑到太白酒吧撒什么野,她這不是老壽星上吊嫌命長嗎?”

    婦人哭著說道:“事情的經過你還沒有搞清楚嗎?小嬌她是去太白酒吧鬧事去的嗎?明明就是在那里有人欺負她了,難道她就不應該爭回來這口氣?這難道還有錯嗎?哥,這件事情從頭到尾小嬌都沒有錯,就是暗夜惡魔的人故意要弄小嬌的。我真不知道爸為什么要這么保守下去,為什么要對暗夜惡魔忍氣吞聲?我們難道就怕他們暗夜惡魔嗎?哥,這可是你的侄女兒啊,現在被人打成重傷在醫院里躺著,你……你居然要這樣忍著?這回他們是打的小嬌,下回他們要把我給殺了,你是不是也要選擇忍氣吞聲呢?”

    “不會的。”中年男人看著這個哭成淚人兒似的妹妹,搖了搖頭,“他們不會對付你的。”

    “你怎么知道不會?”中年婦人瞪著這個兄長,“今天他們能對付小嬌,明天他們就會對付我,他們就是要看看玄武會的郭會長是不是膽小如鼠,就是要看看玄武會有多大的能耐?如果你一直這樣忍氣吞聲下去,要不了多久,那就是玄武會的末日。”

    “郭凌凌,你夠了!”

    妹妹的一番話宛如一根針似的扎進郭九瀟的心臟位置,厲吼一聲,長臂一揮,臉色陰沉難看到了極點。

    “郭九瀟,是不是被我戳中了痛處?是不是覺得我說的都是對的?”郭凌凌繼續說道,“你仔細想一想,難道我錯了嗎?爸都快七十歲了,他還有幾年,這玄武會會長的位置終究還不都是你的?現在我們被暗夜惡魔欺負成這樣了,我們還這樣忍著,你說爸一死,暗夜惡魔還會給我們留活口嗎?爸的思想你又不是不了解,保守,壓制,對別人一團和氣,對自己的人都是嚴加管教,你自己看看他這些年做的是個什么樣子,只是不停的要我們克制克制,現在倒好,小嬌被人打成重傷住院了,我們還怎么克制?哥,這口氣能忍嗎?我們郭家就真的這么沒用嗎?”

    說到這里,郭凌凌看著自己的兄長依然是一臉嚴肅沉默不語的表情,但很明顯這樣子有些為自己所說的話而動,繼續“嗚嗚”哭道:“我們的小嬌真是可憐啊,爹死的早,從小都缺少父親,好不容易從國外回來了,居然被人打成這樣,還沒有人疼,沒有人管,嗚嗚……小嬌啊,你的命怎么這么苦啊?真是為難你生在郭家,下輩子你要投胎,千千萬萬要選擇一個好人家啊,別生在那種任人欺負,任人魚肉的家里啊,嗚嗚嗚……”

    “行了。”

    郭九瀟實在是忍無可忍,怒吼一聲,“別在這里哭了,我答應你!”

    </br>

    </br>

    </br>

    </br>
秒速时时彩下载安装